首页 财税 财政 税收 人物 名品 名表 珠宝 收藏 会所 游艇 财务 国际 国内 教育 移民 车界 财经 产经 金融 财富 旅行 高端 自驾 酒店 科技 探索 理财 资讯 机构 中介 社会 体育 理财 天和文化 天和旅游 天和科技 天河猎财

手机版

当前页面:天和网 > 中介 > 正文

关于被中介挟持的保险

2019-07-01 14:14 来源:未知 热度: 0 /
关于被中介挟持的保险

        越来越多的平台公司涌入保险领域,其中以互联网公司最为积极。在这个流量为王、渠道制胜的年代,在平台公司面前,保险公司的精算能力显得苍白无力。保险行业的终极一战演变成了渠道争夺战。
 
  和谁在一起
 
  同花顺开始卖保险了。
 
  这个拥有4亿多用户,日活跃用户千万级别的平台级选手还是朝保险这块“肥肉”下手了。登录同花顺主页面,可以看到保险频道赫然在列。在2018年年报中同花顺就提到了打造“一站式公共理财平台”战略,自然不能少了保险。
 
  对于保险业务的争夺在大平台之间变得激烈起来。“未来市场的主力军将是拥有大量客户和渠道的公司,而保险公司将会成为配套公司,将会成为市场中做辅助的公司。”华贵人寿董事长汪振武的这一席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在他看来,这些年保险行业最让人兴奋的变化,不是来自监管政策,也不是商业模式,而是保险中介行业的爆发式发展。
 
  中介行业在资金、人才、商业模式领域都非常活跃。过去一年,中介的保费增长是过去的数倍,进入中介的资本数量也翻番。
 
  在这其中,一些拥有大量用户的平台公司最为积极。排在一线的BATJ、美团、滴滴、小米、新浪、携程、宜信、同程、国美、苏宁、途牛……越来越多的平台公司名下有了保险代理/经纪的牌照。
 
  近十年来,银保监会对于保险中介市场一直是按照产销分离的原则大力鼓励的。早在2010年,原保监会发布《关于改革完善保险营销员管理体制的意见》,鼓励保险公司与中介机构合作,建立稳定的专属代理模式和销售服务外包模式。
 
  2015年《关于深化保险市场改革的意见》发布,原保监会大力推进产销分离。由此,渠道的争夺从线下银保渠道转移到了线上。
 
  在普华永道金融行业管理咨询合伙人周瑾看来,保险公司如何从战略上对渠道和合作伙伴重新定位和选择,基于科技创新和平台链接,进行精准获客营销以及高效的交易服务,才是未来的制胜之道。说白了,即“保险公司选择和谁在一起很重要”。
 
  “谁拥有客户、谁对客户的影响力最大、谁对客户的黏性最强,谁就能把握产业链的主导权。”已经成为保险业的竞争法则。这成为了保险市场第三梯队唯一能够翻牌的机会。
 
  第三梯队即市场排名第25名以后的60多家保险公司,其市场份额不到5%,亏损率达70%,股东更迭频繁,高管团队更是不稳定。没有品牌影响力,只能靠傍上大平台。据媒体消息,6月12日,水滴公司创始人兼CEO沈鹏在水滴2019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水滴获得超10亿元C轮融资,创下2019年以来互联网健康险与健康保障领域融资的最高纪录。而在2019年3月份,水滴公司刚完成5亿元的B轮融资。同时,在当天会上水滴正式宣布将“水滴保”品牌升级为“水滴保险商城”。 数据显示,2019年5月,水滴保险商城单月新增年化签单保费突破5亿元,同时已有超过60家保险公司与水滴保险商城达成合作,推出了超过80款保险产品。
 
  而这距离水滴成立只有三年的时间。背靠腾讯这棵大树,水滴目前注册用户数超过6亿,独立付费用户2.5亿。拥有如此海量用户的渠道是任何保险公司都梦寐以求的。
 
  严监管
 
  随着越来越多的保险公司对引流的重视,大流量平台的获客成本越来越高。
 
  瑞士再保险中国总裁陈东辉此前曾表示,原本互联网保险的初衷是降低交易成本,把中介环节省掉,在互联网平台上直接跟消费者见面,效率可以大幅提高,成本可以降低。然而实际上效率可能提高了,但成本反而上去了。“一些互联网公司通过对平台巨大流量的控制和垄断来收取高价,反而变成网上渠道成本高于线下渠道。”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就是航意险,渠道手续费占到80%甚至更多。此前演员韩雪的一条微博曝光了在线旅游代理商强制捆绑销售航意险的潜规则。不仅是互联网平台,占据财险市场70%以上份额的车险在线下也为了渠道争得你死我活。
 
  一般各家公司内部跟单系统对交强险的手续费上限为4%,可实际的手续费远超这一数字。有业内人士表示,4S店和二级经销商的新车业务有时获取成本甚至高达65%,商业险更是如此。“从市场环境看,部分机构过度依赖于高手续费,站在客户角度思考问题方面远远不够,有的甚至连客户的真实信息都不掌握。”银保监会副主席梁涛曾公开表示过。
 
  飙升的手续费导致银保监会不得不出台手续费“报行合一”规定。但是在产品同质化竞争的背景下,要求“报行合一”只会逼迫保险公司想尽可能的隐藏渠道手续费开支,而不会转移对渠道的争夺。
 
  今年1月份有13家中介机构被叫停车险业务;2月份24个计划单列市和地市级保险机构,被监管部门处以停止商业车险条款和费率的监管措施。原因皆是违反“报行合一”的规定,出现违规套费等情况。
 
  尽管被严厉处罚,但保险公司违规套费背后最大的受益者是保险中介机构。事实上,今年以来银保监会也开始对中介机构加大处罚力度。
 
  4月2日,银保监会正式下发《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印发2019年保险中介市场乱象整治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将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保险中介乱象集中整治活动。同时,禁止非持牌第三方网络平台非法从事保险中介业务。
 
  5月份银保监会及各地银保监局共开出45张罚单。其中,涉及保险专业中介公司26张;截至5月30日,今年银保监会对保险机构开的罚单中,保险中介“吃”的罚单约占半数。
 
  当然,仅仅处罚不能真正解决问题。6月4日,银保监会向各保险中介公司下发了《保险中介行政许可及备案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对代理、经纪和公估三类保险中介机构及集团的许可、股东资质、股东条件、拟任高管等条件进行了明确,旨在提高行业门槛。
 
  想当初监管部门想尽办法通过费率市场化改革,来压低保险产品的费率,但这一初衷在同质化恶性竞争的扭曲下,成就了中介机构的狂欢。
天和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章及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热词搜索:

频道总排行

热门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