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Pokemon Go火到什么程度?韩国市长直播捉妖

最近几天,位于韩国东海岸、人口仅为8万的小城市束草,突然间“火”了起来。

无论是海水浴场、公园、市场,甚至是市政府的门前,小城街头多了许多外地面孔。这些人虽然性别、着装及年龄各异,不过,每个人都在低着头、津津有味地玩着手机。

除此之外,这个小城市的各处街道,突然多了许多游戏的宣传Logo;志愿者们在客运站门口分发城市免费Wi-Fi的传单;繁华市区的大屏幕上,正滚动播放着市长打游戏的视频。

这一切变化,都是源于一个叫作Pokemon Go(《口袋妖怪Go》)的风靡全球的增强现实(AR)游戏。

这个夏天,全世界的玩家都在专注“捉妖”。澳大利亚女性被困树上,佛州男子枪击半夜痴迷徘徊家门外的玩家,美国少女不小心在河道发现遗体……尽管中国内地不在正式上线的范围内,但不少玩家仍想方设法连上游戏,并在朋友圈秀出“捉妖”成果。

除了开发者任天堂公司股价因此大涨,苹果也通过App Store参与游戏分成,股价上周一度涨破100美元。

事实上,Pokemon GO并未在韩国地区正式上市。偏居一隅的束草未被游戏纳入禁区,算是“漏网之鱼”,不经意之间就成为韩国Pokemon迷们的“圣地”。在7月22日日本地区正式上线Pokemon Go游戏之前,这里几乎是玩家在亚洲地区的唯一选择。

来得不寻常的客运高峰

江原道束草市位于韩国的东海岸,原为渔村,后发展为旅游城市。韩国内陆最高的山峰雪岳山位于城西,映衬着东边海岸线上的海水浴场,使束草成为韩国唯一一个同时拥有高山、海岸和温泉的旅游城市,每年吸引近500万名游客。

但按照韩国人的休假安排,一般7月中旬还不是度假客集中的时段。事实上,因为靠近朝韩边境,平时只会有一些当地居民和军人前往束草。

不过,当《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前往东首尔客运站时,却被告知近一周内从首尔往返束草市的客运班车车票已售罄。甚至有些束草居民无奈选择“曲线救国”,从周边城市换乘客运班车。

“说实话,我看到前往束草的班车大规模售罄时,还是挺震惊的。虽然我并不是游戏玩家,不过在客运站听着玩家们的交谈,现在自己都感觉对这个游戏精通了一半。”东首尔客运站金姓客运经理谈道。

金经理在这座客运站工作了近五年,虽然经历过了各种大大小小的客运高峰,但是像这次的客运高峰,还是来得如此“不同寻常”。

“现在不是春节、中秋,也不是在8月的度假高峰期,通往某一个地区的客运班车大规模售罄,还是非常异常的现象。”

好不容易买到票,《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和年轻的男性玩家朴君(化名)一起,踏上了前往束草的班车。

朴君就职于韩国一家知名的金融企业。

“我平时就是一名Pokemon迷,家里积累了许多Pokomon的周边道具;而自己在工作中会经常接触到VR(虚拟现实)、AR,所以一直以来非常期待Pokemon GO游戏。”朴君如此介绍道,“一次很偶然的机会,发现在江原道束草可以启动这款游戏,我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于是提前请了年假,巴不得早点儿来到束草。”

客车一路翻山越岭,最后到达束草市客运站。客运站门口显眼地写着“欢迎来到Pokemon GO圣地束草市”的宣传招贴。和许多乘客一样,朴君跨出客运站大门,便拿出手机,开始自顾自玩起了Pokemon GO;他忙着抓妖怪,还不忘顺手领一份束草市免费Wi-Fi的导览图。

市长带头抓妖怪

《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走在束草的大街上时,小城居民们对于这款游戏的热切期盼扑面而来。

束草青草湖公园位于束草市中心,只是个湖畔小公园,平时只有三三两两的当地民众在此散步。由于网络上盛传这儿能够抓到稀有的妖怪,这里就成为了许多Pokemon迷们争相前往的“圣地”。

步入公园,最吸引眼球的就是便利店门口竟然挂着“妖怪多发地”的字样。

“刚开始,我们还很奇怪为什么突然多了许多外地人,每个人都抓着手机不放;后来才知道,是因为Pokemon GO游戏能在这里启动。从此我也在工作间隙抓一些妖怪,这才1天不到,就抓住了50多只,于是就贴出了这个标牌吸引顾客。”便利店打工生小郑不无骄傲地说,他自己粗粗算了一下,“这几天访问便利店的顾客至少翻了两番”。

除了这家便利店,周边不少咖啡厅也以“Pokemon GO”的图片招揽顾客,并特意注明“此处有插座、Wi-Fi”。

此外,还有一些当地居民及游客找到了这股热潮中的商机,可以代替玩家“孵化妖怪”。

一般来说,玩家需要移动2~10公里不等,才能遇到各种等级和种类的口袋精灵。记者在公园遇到了来自韩国仁川的金道龙(化名),他和朋友来束草度假,本打算游山玩水,看到了众多玩家以后,他突然发现了“商机”——骑着电动汽车帮玩家孵化妖怪。

于是,金道龙和他的朋友挂出了‘代为孵化妖怪’的牌子,并收取每千米1000韩元(约合人民币6元)的费用。

“当然赚不了大钱,不过也算是小赚一笔,至少在束草旅游期间的餐饮费用够了,感觉也挺值得的。”金道龙笑称。

嗅到“机遇”的不仅仅是当地居民,还有束草地方政府。

在这款游戏面市后,束草市政府很快推出多项措施鼓励玩家访问束草,并鼓励束草地方商家对Pokemon玩家提供优惠;束草市市长金炳善甚至在网络上进行抓妖怪的直播,并自称“关东地区束草村村长”(Pokemon游戏中,初始地区为关东地区),正“努力在为玩家们研究更好的游戏环境”。

束草市副市长金秀山(音译)也是这个热潮的倡导者之一。

正是在他的倡议与带领之下,束草市在各大景点设立“Pokemon GO游戏玩家支援司令部”,为玩家提供电源、导览等协助;为了能够拉近与玩家的心理距离,束草将支援中心起名“支援司令部”,模仿游戏中的“战略司令部”,这也是金市长的主意。

金市长接受《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我偶然在网络上发现这款游戏,并非常惊奇地了解到,这款游戏在韩国只能在束草地区启动。而当我对这款游戏进行更深一步了解以后,我们便确信这款游戏能够为束草的经济带来更大的活力。”

与此同时,束草市政府还在中央市场、束草海水浴场等束草地区的知名景点安排“Pokemon STOP”,在特定的时刻和景点,提供一些Pokemon GO的游戏道具,以吸引玩家们的光临。

据束草市政府提供的数据,虽然还没有到度假旺季,但是本月16~17日两天(双休日),束草地区的酒店预订量已比去年同期提高近300%。

韩国国内“扶不起”的AR产业

据韩媒报道,Pokemon GO是基于GPS和AR技术的游戏。游戏开发时,因为地区设定是以方框在地图上选定,所以靠北的束草未被纳入禁区,成为漏网之鱼与“Pokemon GO”圣地。
目前,韩国东南沿海的少部分地区因技术原因,被解除了封锁;但釜山等东南沿海的大城市仍被排除在外,因此如今韩国的玩家还是以束草地区为主。

迄今为止,韩国境内下载这款游戏的玩家已经超过100万人次;Pokemon GO游戏的开发团队代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强调“一定会与韩国热情的玩家们见面”;而开发团队开放韩元购买游戏道具等举动,也被认为是这款游戏即将解禁的“信号”。

然而,这款游戏若要真正“登陆”韩国,还需要经过许多关卡。

其中最大的问题便是谷歌(Google)和韩国政府间持久的“地图数据保卫战”,这也是如今韩国地区被锁定、无法启动Pokemon GO游戏的最大原因。

本报记者了解到,谷歌公司曾多次提交申请,请求韩国政府批准将韩国国内的精密地图数据转移至境外的谷歌服务器中。

但据韩国有关法律,这类数据不可转移至韩国境外,理由是考虑到朝韩对峙下的国家安全问题;并且,如允许转移,则其脱离了韩国法律的监管,这对遵守监管措施的韩国本土企业的不公平。

据近期韩国媒体的调查,56.9%的韩国民众反对批准谷歌将精密地图数据转移至境外,只有近三成民众表示赞成。

韩国当地业界人士向《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表示,如果谷歌服务器位于韩国境内,并遵守韩国国内的监管规定,则能规避这一问题。

无论如何,AR创新已刮起旋风。韩国政府也拟推出鼓励政策,向韩国民间企业免费提供精密地图数据,并鼓励开发AR、VR游戏。

不过,韩国AR产业研究的领军人物、高丽大学工学院电气电子工学部的朱教授对此抱有怀疑态度。

“单纯的扶持很早以前就有过,但却一直没能发挥出应有的效果。实际上,韩国在多年前就曾推出过AR游戏,但因为市场不关注,最终没有取得成功。与其在热点期间推一次性的扶持政策,更应注重对产业生态圈持久而连续的培育和激励,才能够调动企业的积极性,促进韩国AR游戏产业的健康发展。”朱教授对《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说。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