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没有“B计划” 美欧TTIP谈判告急

当美欧双方正在试图挽救《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TTIP)时,大西洋两岸正在不断增长的反自由贸易情绪令达成TTIP谈判的窗口机会即将消失殆尽。

在本周二访问法国期间,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试图说服法国领导人重新考虑他们在TTIP方面的立场,不过法国总统奥朗德并不领情,表示不能以放弃地理标志保护等作为代价拥抱TTIP而损害法国农业的利益。

一些美国贸易官员则指出,在今年4月之前,当法国大选的压力并没有那么大之时,奥朗德对于TTIP并没那么大兴趣,事实上那时他对国内政治更感兴趣。

TTIP有“B计划”吗?

在决定同美国进行TTIP谈判时,欧盟内部对此具有高度共识。但目前,欧盟却呈现两极分化的状态。其中英国、意大利对TTIP谈判给予高度支持;尽管德国总理默克尔仍然力挺TTIP谈判,但依旧掩饰不了德国国内的反对声音;法国国内对TTIP的反对声也较大。

容克在访问法国时对法国政客表示,TTIP不会令他们的利益受损:“我相信TTIP谈判可以达成惠及欧洲经济的协定。中小企业以及农民都将受益,而我们的标准不会遭到损害。”

由于法国政府以及德国国内社会党人对TTIP的强烈反对,容克日前已经发布正式声明,要求欧盟28个成员国再次对TTIP做出授权承诺,以期在6月的峰会上达成内部共识。在声明中,容克强调,“28国必须朝同一方向前进”。

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也正在欧洲访问,为推动TTIP谈判进行游说。他在瑞典的演讲中指出,如果今年达不成,那么TTIP没有B计划。

弗罗曼所指的是,此前为了解决僵持不下的局面,欧美双方在商业界层面曾提出可以先达成一个TTIP简约版,即在TTIP中避谈政府采购等章节,仅仅在达成共识的领域先集结成文本;或者欧美双方可以使用欧盟—加拿大模式,即遵从欧盟同加拿大近期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模式:尽管双边谈判在2014年就结束了,但双方使用了一个“法律审议阶段”,来继续对该自贸协定进行一些隐性修改。这两种谈判方式都可以在2016年底促成一个“有妥协”的TTIP,并在未来继续对此进行修改性谈判。

弗罗曼在讲话中再次对上述两种模式予以否定。“我们要么努力为世界设定规则,要么就把这件事情留给别人。”他说道。

大西洋两岸的反对声音

目前来看,TTIP在欧洲越来越难得到支持。奥朗德以及法国政府的高级贸易官员是对TTIP持最多反对意见的欧洲官员,主要原因在于在TTIP谈判中,美方希望欧盟在地理标识等方面让步,而欧盟希望美国承认欧洲的地理标识和原产地系统。以目前的谈判进展看来,美方对此的回应并不热情。

奥朗德此前威胁道,如果TTIP威胁到法国的农业领域,法国一定会拒绝TTIP。此次,在容克访问法国当日,奥朗德的情绪稍稍缓和了些,仅表示,地理标识对于保护法国的农产品质量而言非常重要。

在德国,尽管默克尔仍然力挺TTIP,并邀请美国总统奥巴马访问德国为TTIP背书,但德国的反对党日益公开对TTIP的不满。

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加布里尔在上周的一次采访中,公开批评默克尔对于能在今年达成TTIP显得过于热情了。

在美国,情况只能说是更糟。奥巴马政府所剩任期有限。他曾希望在“跛脚鸭政府”到来之前,TTIP能够完成谈判,然而现在就连已经达成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TP)也不一定能够得到国会的批准。

与此同时,美国高级官员曾对英媒抱怨,目前欧洲发出各种混合的信号,美方仅希望能够辨明事实。“我们希望6月底,欧盟可以发出一个对TTIP更清晰的信号,”上述官员表示。

欧盟直接表示,希望在今年7月,美欧双方能够达成TTIP的工作文本。不过美欧双方均承认,随着奥巴马政府任期走向尾声,TTIP的窗口机会正在消失殆尽。一旦等到美国新政府上台,该谈判恐将被搁置数年之久。目前美国两党的总统候选人均不看好自由贸易协议。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