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塔利班高层变动 加剧阿富汗地区动荡

在21日的一次无人机空袭行动中,阿富汗塔利班组织最高领导人阿赫塔尔·穆罕默德·曼苏尔乘车穿行在巴基斯坦西南部与阿富汗交界地区的俾路支沙漠时被炸死,该消息随后几天得到了塔利班的确认和美国五角大楼的证实。

美国总统奥巴马把曼苏尔的死亡称为“里程碑事件”,国务卿克里也表扬了此次清剿行动。对五角大楼来说,曼苏尔之死是清除了“一个和平和调解的障碍”。但更重要的是,曼苏尔的死对塔利班和阿富汗意味着什么?

25日,曼苏尔死后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塔利班就宣布了曼苏尔此前的副手海巴图拉·阿洪扎达为该组织新任最高领导人。外界的初步判断是,阿洪扎达基本上会延续与曼苏尔相近的政策,与阿富汗政府之间谈判的可能性并不大。

所以,对阿富汗来说,塔利班高层的变动带来了局势的不确定性,当地冲突仍旧存在加剧的危险。巴基斯坦指责美国在巴境内运用武器是对主权的侵犯,有碍于未来的和平谈判。

曼苏尔曾是贩毒主力

英国媒体分析道,除了对于区域冲突所带来的影响之外,塔利班的高层变动也对该区域的毒品交易造成巨大影响。

过去十几年,塔利班从多种渠道开发资金来源以维持运转,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贩卖毒品。该组织一度通过鸦片东山再起。至今,塔利班甚至可以被视为一个实际运营数十亿美元毒品生意的卡特尔(即垄断组织)。对比罂粟的种植和交易,阿富汗甚至可以完败传统的金三角地区(缅甸、老挝和泰国)。曼苏尔就是塔利班毒品贸易的主要参与者之一。

有分析认为,清除了曼苏尔,也就清除了剿灭鸦片的一大障碍。但是,仅通过曼苏尔的死来判断塔利班鸦片生意的好日子到头,也为时尚早。

赫尔曼德省是塔利班在阿富汗西部的要塞所在地,该地区的鸦片产量占整个阿富汗的将近一半。去年一场枯萎病的肆虐令罂粟收成大受影响。今年农户纷纷转种其他经济作物。

阿富汗赫尔曼德省北部Shna Jama的作物种植情况对比,红色为小麦,墨绿色为鸦片。 (来源:BBC)

根据报道所列数据来看,在赫尔曼德省北部的Shna Jama,罂粟种植面积在2012~2013年期间达到350公顷以上的峰值,这几年一路下降,在2015年底,小麦种植面积终于超过罂粟,目前,罂粟的种植面积为150公顷,而小麦则超过200公顷。

阿富汗赫尔曼德省北部Shna Jama的罂粟种植情况,红线为小麦,墨绿线为罂粟 (来源:Alcis)

政府也默许鸦片种植

曼苏尔虽然已经死于空袭之中,但由于缺乏正常的商业项目,当地民众只能依赖鸦片种植和毒品交易谋生。问题的关键在于,在阿富汗这样一个连年战争而穷困潦倒的国家里,种鸦片不仅是塔利班的专利。

在一些政府控制的城市,鸦片同样得到大规模种植。例如阿富汗北部城市Mazar-e-Sharif,虽然长期以来并没有受到塔利班的占领,政府治理也算得上良好,但是在这个地方,种植鸦片是一件公开的事。

据英媒报道,当地人表示,地方政府对罂粟种植非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大有鼓励种植的趋势,不过,政策默许的背后,是种植户给一些政府官员提供回扣。

“政府当然知道我们在种罂粟。”当地农民米尔(Taza Meer)称,“但是他们也不能说什么,因为经济很差,人们得挣钱,政府知道种罂粟是人们能够体面挣钱的唯一方法,他们也知道,如果不让种,民众会非常生气。”

在权衡之下,当地政府选择了无奈默许。也正因为此,鸦片种植被视为政府无能的表现。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关于阿富汗鸦片种植的数据(1994-2015)

从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UNODC)的数据看出,阿富汗的鸦片种植面积在过去20多年里连年增长,值得注意的是,峰值出现在2014年,达到22.4万公顷,而这一年,正是北约在该地区执行任务的最后一年。

从这个趋势可以判断,阿富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依旧会是全球鸦片的中心产地,也考验着阿富汗和谈进程的未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