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美联储6月加息可能性大增 美国准备好了吗?

18日公布的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6月加息存在可能,这和市场的预期非常不同。

会议纪要显示大部分与会官员认为,如果接下来的数据证实第二季度经济增长加速,就业市场状况继续改善,通胀朝美联储2%的目标上升,那么美联储有可能在6月上调联邦基金利率。
纪要还显示,美联储认为,全球经济以及金融状况的风险下降,尽管美国经济活动放缓,但就业市场进一步改善。

美联储官员期望在未来几个月内有更多政策回旋空间。如果经济如他们预期那样改善,美联储希望能够在6月或之后不久加息。

在会议纪要发布之前,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不会在6月加息。5月《华尔街日报》进行的一份调查显示,当时只有31%的经济学家认为美联储有可能会在6月加息;有31%认为美联储会在9月加息,还有21% 认为美联储会在7月有所行动。这是自2月以来第一次, 经济学家们对于美联储的下一次何时加息没有形成共识。

美联储最近已经试图在引导市场的预期。三位地方联储主席都在公开演讲和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6月有加息的可能性。旧金山连城主席约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 )、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洛克哈特(Dennis Lockhart)在17日表示,美联储的6月会议会考虑加息。达拉斯联储主席卡普兰(Robert Kaplan )表示,在并不遥远的将来会加息。并且,他表示会支持在6月或7月加息。

虽然美国第一季度GDP只增长0.5%,4月的就业人数也低于预期,但最近公布的经济数据显示,美国经济增长前景看好。4月的工业产量上升了0.7%,是自2014年11月以来的最大单月增幅。房地产开始反弹,消费者价格指数上升0.4%,也是三年来最快的速度。这意味着通货膨胀开始上升。

摩根大通高级经济学家詹姆斯·格拉斯曼(James Glassman)和对冲基金公司TPG-Axon Capital Management LP 的CEO 辛格(Dinakar Singh)对《天和网日报》解读了美联储的会议纪要。格拉斯曼是美国就业问题的知名专家,辛格曾是高盛最年轻的合伙人,旗下掌管资金40亿美元。

摩根大通高级经济学家詹姆斯·格拉斯曼

对冲基金公司TPG-Axon Capital Management LP  CEO 辛格

加息信号早就可见

天和网:市场似乎对美联储的加息决定感到吃惊,因为此前市场预期美联储不会加息,而美联储这一决定似乎表明他们对经济形势的乐观?

格拉斯曼: 这和我的预期相同,他们提出了6月采取行动的可能性。这和市场的预期完全不同。其实有各种迹象表明这一可能性,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市场没有看到。很有可能市场只是随波逐流,虽然1月市场因为某种原因经历极大恐慌,但是到3月市场已经完全恢复,美国经济各项指标也正常。美联储3月的会议声明非常谨慎。市场可能认为美联储主席耶伦非常鸽派,不会在近期内加息。

辛格:到目前为止,我认为市场一直对美联储的决策比较满意。年初大家对经济形势较为担忧,于是美联储也暂缓了加息步伐;随后市场发现经济似乎没有那么糟,不过还是倾向较为美联储会实施较为温和的利率政策。从长远现实的角度看,美联储总是要加息的。而且好的经济形势与美联储加息事实是相伴出现的,总得选一个。加息其实也并不太糟。

天和网:此前市场普遍认为美联储不会在6月加息,但是在美联储发布了会议纪要之后,您认为这一预期会改变吗?

辛格:会议纪要公布之后,人们预期6月加息的可能性大增,加息和不加息的概率即使不是50:50,也显然比之前要高。

天和网:不过虽然整体经济数据看好,但是第一季度GDP增长只有了0.5%。

格拉斯曼:第一季度GDP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过去几年中第一季度GDP都很低,最主要的是这个数据在后来会有大幅调整,不能准确反映经济的运行水平。而在纪要中提到,尽管美国经济活动明显放缓,但就业市场进一步改善。当美联储这么说的时候,这意味着他们对经济的状况有两种看法, 而如果就业市场的数据继续向好,很有可能在6月据此作出是否加息的决定。

辛格:这并不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虽然也反映了一定的现实,如美国比其他地区增长好,消费者比资本市场好。如果看GDP名义增长会更好一些。另一个常见的挑战是,利率政策较为温和,美元疲软会推动经济增长,但是反过来则有利于其他的国家。过去的市场数据反映了与美元升值相关的这一趋势,我想对于美联储来说,如果你不希望其他国家会继续减息,那么你也需要当心自己的行动。

美国市场尚欠准备

天和网:您认为联储加息,美国经济准备好了吗?

辛格:经济准备好了,但是市场似乎并没有准备好。如果你看看美国经济数据,消费、工资、通胀率数据看起来都很漂亮。但是市场似乎对于经济的反映不是那么积极。市场的动荡始终是一个问题,不管是由于美国国内原因还是由于国际市场的影响。一定程度上来看,美联储不能总是根据市场反应来做出有关利率政策的决定,就像你不能总是迁就一个哭闹的孩子,还是要综合各方考量做好该做的事。市场可能会波动但是最终会适应和平稳下来。

天和网:美联储作为美国的央行,在上一次利率决策时考虑到了全球经济的因素,如中国经济情况等,这一次也提到了对欧元区的考虑,如英国退出欧盟的可能性。您认为美联储如今在做决定时更多考虑了全球经济对于美国经济的影响吗?

格拉斯曼:英国就是否退出欧盟进行公投不会让另外一个国家的央行,尤其是美联储改变其决定。美联储的决策需要以美国的经济情况为指引。对世界来说最糟糕的就是美联储忽视了经济状况,而不得不在以后大规模地频繁加息。

辛格:我认为美联储还是更多地关注美国自身的经济问题,但是当然美国自己的经济发展会不可避免地受到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当审视各个板块的数据时,你会发现,消费数据还好,但是资本增长会不可避免地受到全球经济的影响,所以,当美联储在考虑全球经济的时候,他们事实上在考虑世界经济对美国的影响,但是他们现在应该越来越意识到,这的确重要。如果你认为环球经济中的一个问题会极大影响美国经济,那么事实上你要思考全球各地的经济问题,而不仅仅是具体的美国经济问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