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税 财政 税收 人物 名品 名表 珠宝 收藏 会所 游艇 财务 国际 国内 教育 移民 车界 财经 产经 金融 财富 旅行 高端 自驾 酒店 科技 探索 理财 资讯 机构 中介 社会 体育 理财 天和文化 天和旅游 天和科技 天河猎财

手机版

当前页面:天和网 > 税收 > 正文

关于我与税收‖税务卫士

2019-08-19 08:45 来源:未知 热度: 0 /
关于我与税收‖税务卫士 


这个镇原本很小,不到抽一支烟的功夫,就可以将它走一圈。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个自由交易市场,它屹立在镇上那个宽大的草坪里,从前,大概是一块平坦的稻田,老百姓后来把它改造成交易市场,用10多根粗大的枞树当作屋柱支撑着,上面盖着黑黑的大大的帆布,以遮挡住烈日的暴晒,或雨水的侵扰。交易市场的开放时间为周三和周日。每当此时,这里就会热闹非凡,周围村庄的农家人,便挑着青菜、鸡、鸭、鱼,或牵来猪、牛、羊。屠夫师傅们排成一行,站在剁肉板前,个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神情严肃。镇上的居民,早早地来到市场,购买自己生活的必需品。买肉人摸过生肉后,找不到擦手纸,手指狠命地往屋柱上擦,以致屋柱变得周身黝黑,看上去给人以恶心呕吐之感。

改革开放的40年里,小镇的规模扩大了10多倍,长约5公里,宽约1公里。主要是那些农村的半边户和退休后的干部职工,也有一些在外经商或打工的农家人,赚到钱后,纷纷来镇上圈地建房,有的暴发户,一建就是好几座,他们说镇上的土地便宜。但镇上的环境卫生比较差,房屋大都依马路而建。每当车子开过,扬起漫天的灰尘,坐在马路边纳凉的居户,不得不捂着鼻子和嘴巴。或者迅速躲到屋里去。

我每年都要来这个镇上小住几日,因为我的岳父母就在这个镇上,他们也是退休后,卖掉了农村的房子,来这里修了一栋三层楼房。镇上的居民纯朴善良、热情好客、相处融洽,不是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就是在一起打牌娱乐。如果有人去乡下拿回来一些土特产,也不忘给邻里送上一份。每次回来,岳母就会给我讲镇上的一些张家长、李家短的生活小事,说谁家的孩子有出息,在哪里发财当官,说谁家的孩子是个烂崽,成天游手好闲,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被捉去坐牢了。说有些妇女嫁人后,不务正业,成天打牌赌博,现在输得什么都没有了,借了高利贷,连家都不敢回。她说的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我大都不放在心上,听过后就淡忘了。唯有税务所长护税的故事,却让我刻骨铭心、惋惜不已。

第一次见到税务所长,是阳春三月的一个雨雾朦胧的早晨。我坐在岳父屋外的走廊上,看过往的行人和来往的车辆。他从对面一拐一扭地走来,还有一位长得体态丰满、脸型端庄、皮肤白嫩水灵的中年妇女搀扶着,他的双手拄着一条拐棍,走路的艰难,好像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他艰难地挪动着,头永远是倾斜的,像是脑瘫患者。他言语不清,说话时,口水直溢,必须由他的美女老婆充当翻译,才能明白他的意思。他穿着考究,衣服笔挺,加之,人长得帅气,看上去很有点派头。我认为他是脑瘫患者,对他并不太在意,更何况我与他无法沟通,他说什么,我只是一味地敷衍。他可能意识到,我不想和他多说。坐了一会,就要他老婆扶着他离开。待他走后,岳母把凳子向我的身前挪了挪,压低嗓音说,他从前是我们镇上税务所的所长,因为一次税收事件,改写了他全部的人生,让他沦落成今天的样子。

5年前一个寒冷的冬天,镇税务所收到县里的通报,他们今年的财税任务300多万元,现在还只完成了200多万元,差距很大,税收进度全县排名倒数第一。拿到这份通报,所长忧心忡忡、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个滋味。自己是去年刚来这个镇上任的所长,别人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自己一上任,就拉后腿,完不成任务,面子上挂不住。吃过晚饭,他连夜召开税收分析会,深挖增税潜力,并邀请了附近的居民来参会商讨。其中一个居民提供线索,屋山村的林业树木交易频繁,为了逃避税收,他们大都选择在凌晨交易后运输。得到这一线索,所长解散了会议,留下所里几名骨干成员商议对策。最后,他们决定在车辆必经的要道口蹲守。把全所人员分成三组,每组三人,从晚上10点蹲到凌晨4点,每组2个小时。所长的这组抽到0点至2点。当他睡意朦胧,带着另外两位同事来到蹲守处,换下刚才3位同事时,夜色已经很深,四周一片漆黑,回望不远处的小镇上,也是黑灯瞎火。他们带上手电筒,穿上工作服,外面套着厚厚的棉衣,在马路边的小坑里蹲着,他们从来到这里,就没敢大声说话,手脚冻得冰凉,忽而一阵冷风吹来,冻得他们全身颤抖。

凌晨1时许,一条长长的运输车队从上面开来,足以10辆卡车,这条马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车辆行驶缓慢,像是负重的老牛在喘着粗气艰难行驶,为了不引人注目,他们将车灯关闭,只借着夜色里微弱的光亮开动着。临近时,所长立于路中间,对着前面第一台车喊,停车接受检查。第一台车停了下来,所长爬上车的脚踏板,脱下他的大衣,并出示他的证件,告诉他们,我们是税务所的,请你们出示完税凭证。车内除了司机,还有一个跟车的。不耐烦地回答,我们在当地税务所交。所长说,根据管辖规定,你们的税收应当在我们这里交纳,请你们下车。

车内的人突然变得凶狠起来,说:你赶紧给我滚下去!否则,我两棍棒打死你!所长不畏他恐吓,继续和他理论,你们这样顽固,不交纳税费,是犯法要坐牢的。车内的中年男子,愤怒地挥着大棒狠狠地朝所长头部击打,由于歹徒坐在车上,不好使力。所长忍住疼痛,双手依旧紧抓车窗沿,向其喊话。中年男子指示司机,加速开车!司机猛一踩油门,车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所长仍然趴在车窗上,这时中年男子,又用棍棒打所长的手,他实在坚持不住,就从快速行驶的车上甩了出去,滚了10多米远才停下来,满身是血地躺在马路上一动不动。

同事从后面追了上来,看到所长气息奄奄,赶紧把他抬上摩托车,送到镇卫生院抢救,镇卫生院的医生见伤势严重、生命垂危,马不停蹄,边打吊瓶边将他送到60公里外的县人民医院急救室。

经过一个多月的抢救,所长苏醒了过来,保住了生命,但落下终身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虽然每月去康复中心进行理疗,但收效甚微。

三个月后,不法分子在外逃途中落网,分别判处有期徒刑8年和6年,但所长却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听完岳母的讲述,我对这个税务所长油然而生敬意,从此,他每次来到我面前,我都会热情地询问他,伤情好些了吗?他总是说,脑神经坏死了,恢复不了的,就这样了,他的讲话中,带有几分无奈的乐观,可能他心中早已认命了,我称他是税收工作的铁血卫士。

就在他出事的第二年,全国实行税制改革,简并税种,取消了部分对农林产品的征税。税务所的同志,再不用像从前一样,为了收税,经常半夜守望在山坡、鱼塘、山林、矿山。

经过广泛深入的税收宣传,老百姓的纳税观念明显增强,绝大部分人能主动交纳,而且办税大厅,公开透明,各项税收标准一目了然,镇上的税收收入由原来的年300多万元,上升到现在的每年8000多万元,仅房地产税收,每年就高达5000多万元。物价也是水涨船高,老百姓风趣地说:我们是生活在湖南的“小香港”。

镇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豪华酒店、房地产、卡拉0k歌厅、休闲会所、超市、农家乐到处都是,每年都要新开几个楼盘。往日简陋的交易市场,也修建得像模像样,大门口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市场里每天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我常想,如果当年所长不出事,当现在的税务所长,那他是多么开心和幸福的事。只是,人生没有如果。

53岁那年,所长走完了他全部的人生旅途,去了另一个世界。

我想,他一定是带着深深的迷茫和无限的遗憾走的。如果有来生,不知他是否还愿意收税?

这个镇原本很小,不到抽一支烟的功夫,就可以将它走一圈。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个自由交易市场,它屹立在镇上那个宽大的草坪里,从前,大概是一块平坦的稻田,老百姓后来把它改造成交易市场,用10多根粗大的枞树当作屋柱支撑着,上面盖着黑黑的大大的帆布,以遮挡住烈日的暴晒,或雨水的侵扰。交易市场的开放时间为周三和周日。每当此时,这里就会热闹非凡,周围村庄的农家人,便挑着青菜、鸡、鸭、鱼,或牵来猪、牛、羊。屠夫师傅们排成一行,站在剁肉板前,个个身材魁梧、满脸横肉、神情严肃。镇上的居民,早早地来到市场,购买自己生活的必需品。买肉人摸过生肉后,找不到擦手纸,手指狠命地往屋柱上擦,以致屋柱变得周身黝黑,看上去给人以恶心呕吐之感。

改革开放的40年里,小镇的规模扩大了10多倍,长约5公里,宽约1公里。主要是那些农村的半边户和退休后的干部职工,也有一些在外经商或打工的农家人,赚到钱后,纷纷来镇上圈地建房,有的暴发户,一建就是好几座,他们说镇上的土地便宜。但镇上的环境卫生比较差,房屋大都依马路而建。每当车子开过,扬起漫天的灰尘,坐在马路边纳凉的居户,不得不捂着鼻子和嘴巴。或者迅速躲到屋里去。

我每年都要来这个镇上小住几日,因为我的岳父母就在这个镇上,他们也是退休后,卖掉了农村的房子,来这里修了一栋三层楼房。镇上的居民纯朴善良、热情好客、相处融洽,不是坐在一起谈天说地,就是在一起打牌娱乐。如果有人去乡下拿回来一些土特产,也不忘给邻里送上一份。每次回来,岳母就会给我讲镇上的一些张家长、李家短的生活小事,说谁家的孩子有出息,在哪里发财当官,说谁家的孩子是个烂崽,成天游手好闲,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被捉去坐牢了。说有些妇女嫁人后,不务正业,成天打牌赌博,现在输得什么都没有了,借了高利贷,连家都不敢回。她说的这些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我大都不放在心上,听过后就淡忘了。唯有税务所长护税的故事,却让我刻骨铭心、惋惜不已。

第一次见到税务所长,是阳春三月的一个雨雾朦胧的早晨。我坐在岳父屋外的走廊上,看过往的行人和来往的车辆。他从对面一拐一扭地走来,还有一位长得体态丰满、脸型端庄、皮肤白嫩水灵的中年妇女搀扶着,他的双手拄着一条拐棍,走路的艰难,好像随时都有倒地的危险,他艰难地挪动着,头永远是倾斜的,像是脑瘫患者。他言语不清,说话时,口水直溢,必须由他的美女老婆充当翻译,才能明白他的意思。他穿着考究,衣服笔挺,加之,人长得帅气,看上去很有点派头。我认为他是脑瘫患者,对他并不太在意,更何况我与他无法沟通,他说什么,我只是一味地敷衍。他可能意识到,我不想和他多说。坐了一会,就要他老婆扶着他离开。待他走后,岳母把凳子向我的身前挪了挪,压低嗓音说,他从前是我们镇上税务所的所长,因为一次税收事件,改写了他全部的人生,让他沦落成今天的样子。

5年前一个寒冷的冬天,镇税务所收到县里的通报,他们今年的财税任务300多万元,现在还只完成了200多万元,差距很大,税收进度全县排名倒数第一。拿到这份通报,所长忧心忡忡、心里五味杂陈,很不是个滋味。自己是去年刚来这个镇上任的所长,别人说新官上任三把火,自己一上任,就拉后腿,完不成任务,面子上挂不住。吃过晚饭,他连夜召开税收分析会,深挖增税潜力,并邀请了附近的居民来参会商讨。其中一个居民提供线索,屋山村的林业树木交易频繁,为了逃避税收,他们大都选择在凌晨交易后运输。得到这一线索,所长解散了会议,留下所里几名骨干成员商议对策。最后,他们决定在车辆必经的要道口蹲守。把全所人员分成三组,每组三人,从晚上10点蹲到凌晨4点,每组2个小时。所长的这组抽到0点至2点。当他睡意朦胧,带着另外两位同事来到蹲守处,换下刚才3位同事时,夜色已经很深,四周一片漆黑,回望不远处的小镇上,也是黑灯瞎火。他们带上手电筒,穿上工作服,外面套着厚厚的棉衣,在马路边的小坑里蹲着,他们从来到这里,就没敢大声说话,手脚冻得冰凉,忽而一阵冷风吹来,冻得他们全身颤抖。

凌晨1时许,一条长长的运输车队从上面开来,足以10辆卡车,这条马路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车辆行驶缓慢,像是负重的老牛在喘着粗气艰难行驶,为了不引人注目,他们将车灯关闭,只借着夜色里微弱的光亮开动着。临近时,所长立于路中间,对着前面第一台车喊,停车接受检查。第一台车停了下来,所长爬上车的脚踏板,脱下他的大衣,并出示他的证件,告诉他们,我们是税务所的,请你们出示完税凭证。车内除了司机,还有一个跟车的。不耐烦地回答,我们在当地税务所交。所长说,根据管辖规定,你们的税收应当在我们这里交纳,请你们下车。

车内的人突然变得凶狠起来,说:你赶紧给我滚下去!否则,我两棍棒打死你!所长不畏他恐吓,继续和他理论,你们这样顽固,不交纳税费,是犯法要坐牢的。车内的中年男子,愤怒地挥着大棒狠狠地朝所长头部击打,由于歹徒坐在车上,不好使力。所长忍住疼痛,双手依旧紧抓车窗沿,向其喊话。中年男子指示司机,加速开车!司机猛一踩油门,车像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所长仍然趴在车窗上,这时中年男子,又用棍棒打所长的手,他实在坚持不住,就从快速行驶的车上甩了出去,滚了10多米远才停下来,满身是血地躺在马路上一动不动。

同事从后面追了上来,看到所长气息奄奄,赶紧把他抬上摩托车,送到镇卫生院抢救,镇卫生院的医生见伤势严重、生命垂危,马不停蹄,边打吊瓶边将他送到60公里外的县人民医院急救室。

经过一个多月的抢救,所长苏醒了过来,保住了生命,但落下终身残疾,生活不能自理。虽然每月去康复中心进行理疗,但收效甚微。

三个月后,不法分子在外逃途中落网,分别判处有期徒刑8年和6年,但所长却几乎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听完岳母的讲述,我对这个税务所长油然而生敬意,从此,他每次来到我面前,我都会热情地询问他,伤情好些了吗?他总是说,脑神经坏死了,恢复不了的,就这样了,他的讲话中,带有几分无奈的乐观,可能他心中早已认命了,我称他是税收工作的铁血卫士。

就在他出事的第二年,全国实行税制改革,简并税种,取消了部分对农林产品的征税。税务所的同志,再不用像从前一样,为了收税,经常半夜守望在山坡、鱼塘、山林、矿山。

经过广泛深入的税收宣传,老百姓的纳税观念明显增强,绝大部分人能主动交纳,而且办税大厅,公开透明,各项税收标准一目了然,镇上的税收收入由原来的年300多万元,上升到现在的每年8000多万元,仅房地产税收,每年就高达5000多万元。物价也是水涨船高,老百姓风趣地说:我们是生活在湖南的“小香港”。

镇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豪华酒店、房地产、卡拉0k歌厅、休闲会所、超市、农家乐到处都是,每年都要新开几个楼盘。往日简陋的交易市场,也修建得像模像样,大门口写着几个醒目的大字,市场里每天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我常想,如果当年所长不出事,当现在的税务所长,那他是多么开心和幸福的事。只是,人生没有如果。

53岁那年,所长走完了他全部的人生旅途,去了另一个世界。

我想,他一定是带着深深的迷茫和无限的遗憾走的。如果有来生,不知他是否还愿意收税?

上一篇:税收从照“章”纳税到依“法”纳税
下一篇:没有了
天和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章及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热词搜索:

频道总排行

热门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