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税 财政 税收 人物 名品 名表 珠宝 收藏 会所 游艇 财务 国际 国内 教育 移民 车界 财经 产经 金融 财富 旅行 高端 自驾 酒店 科技 探索 理财 资讯 机构 中介 社会 体育 理财 天和文化 天和旅游 天和科技 天河猎财

手机版

当前页面:天和网 > 人物 > 正文

关于【人物】拾贝投资胡建平

2019-09-11 09:13 来源:未知 热度: 0 /
关于【人物】拾贝投资胡建平

好买说: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投资人都已经意识到要投资好的公司,胡建平认为,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一个新的时代可能已经开启。市场大概率已经越来越有创造价值的能力,希望通过治理结构的完善,能够惠及到更多的大众。
各位嘉宾下午好,非常感谢基金报的邀请,有这样一个机会和大家做个交流。我交流的主题是《公司治理和更富创造力的市场》。
 
刚才前一位嘉宾讲到,现在全世界的主要矛盾就一个,贫富差距太大。我今天分享的内容其实和这个多少有点关系,我的内容主要是分成两部分。
 
第一部分,跟大家简单地介绍一下我们对市场的看法。第二部分,探讨关于公司治理的问题。
 
总体上,我们觉得对未来的市场可以比较乐观一些,整个市场已经比以前变得更加富有创造力了。从投资的角度来说,一个新的时代可能已经开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现在的全球贫富差距成为主要议题的情况下,怎么样让正在变得更好的市场能够更好地惠及各方?对此,我们觉得一个比较好的公司治理制度可能是很重要的。
 
尤其是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投资人都已经意识到要投资好的公司,但今年以来有很多经营上非常优秀的公司在一些治理的问题上出现了一些挺有代表性的事情。这些优秀公司的经营成果能不能真正地惠及所有的股东,其实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
 
公司治理结构这个问题本身内涵很大,我仅限于在大股东管理层和小股东之间的关系做一个简单的讨论,算是一个抛砖引玉,我也没有更好地解决方案提出来,更好的解决方案还是留待大家一起去推进。
 
一、一个更富创造力的市场正在形成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第一部分的内容,整体上我们觉得一个很好的投资时代可能已经开启,资本市场本身已经变得更有价值。为什么我们可以得出这个结论呢?先从市场现在担心的各种问题来做一个分析,并谈谈我们对这些问题的看法,然后就基本上能得出这个市场大概只能朝着哪个方向去走。
 
一、关于外部环境,中美贸易的问题。这个问题其实对大家的干扰非常大,但是回顾一下经济的决策者包括投资者对这个问题的感受,其实是从刚开始觉得非常突然,到开始逐步适应,到今年已经基本上学会了积极应对。
 
 
 
通过上图可以看到,去年的时候中国股票是跌的,美国股票在12月之前都是非常强劲的,所以这个事情当时对中国市场的影响是更大的。但今年以来,中美两个市场基本上都是向上的,很有意思的是,5月份以后,川普的推特对两个市场的杀伤力出现了很大的不一样。在5月份以后,中美贸易的每一次干扰,中国市场波动已经低于美国市场了。所以就中国的投资者而言,基本上已经学会了积极地适应。打一个简单的比方,比如我们上海人,基本上没有经历过地震,但是四川人或者日本人,常年生活在地震带,他们照样子要生活、生产,他们正常的生活生产并不影响。在中美贸易这个问题上基本也是类似的,只要我们可以排除发生极其糟糕的事情,我觉得我们就能应对得过来。那会不会发生非常糟糕的事情呢?我认为这个可能性几乎是没有的。因为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竞争基本上都是硬实力和利益的竞争,和人与人之间的竞争还有点不一样。所以从利益和硬实力的角度做一个比较,我们判断出现那种情况概率是极低的。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中国现在已经是全球经济的枢纽之一,如果全球真的要撇开中国,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代价是不可想象的。下图左边这部分表示中国对美国确实有大额的顺差,但是中国对其他的主要经济体也有大额的逆差,所以中国只是一个倒了一手的枢纽。理论上来说,美国对我们有很强的谈判力的话,我们对其他的国家也是有非常强大的谈判力。
 
 
 
再看上图右侧,在1995年时,可能全世界撇开中国是没什么影响的,但是到了现在,中国是一个真正的经济枢纽,从经济流的角度来看,其实比美国还重要。在190多个国家和地区里面,中国是将近130个国家的最大的贸易伙伴,从这种角度来说,全世界是离不开中国的。所以我们认为,从经济的角度,类似说“你们另外拉一个微信群,就不带我们玩”这个可能性是没有的。外部环境其实不是取决于矛盾的双方,都是取决于其他第三方的角色,从我们自己的处境来看,我们是有主动权的,我们可以通过改革开放满足绝大多数第三方的利益诉求。
 
 
 
另外,中国人很担心别人不卖给我们芯片,毫无疑问,很多的电子产品确实是缺一不可的,缺一个零件都不行。但其实一个国家能大量地应用芯片,它本身就具有很强的谈判力。我们以美光科技为例,美光科技大概有50%以上的收入在中国,而且这些存储设备的下游主要的这些手机服务器,基本上60%~70%甚至更多产能都在中国。如果这些不是独一无二的产品,真的给中国断供,其实大部分的东西都是有可替代产品的。有人拆解过华为的一款手机,美国独供零件的比例是极低的,其他都是可以替代的,这个时候类似海力士、三星都可以供上,如果一旦供上,芯片公司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特点——它都是赢家通吃的,一旦你落后以后,重新追,追回来几乎门都没有,就像80年代的日本一样,它的芯片产业,被韩国追上以后,就再也没有重新成为主流的玩家。所以美光科技如果真的给我们断供,那它的折旧加人工费用占收入的占比是30%,估计几个季度以后就会遇到财务问题。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现在的经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其实真的很难离开对方。我们只要能够排除最极端的、最糟糕的情景(如果真的发生,那可能全人类都倒退20年,我觉得大家估计都没有准备承受这种情景),只要排除这一点,这个大的背景就变成一个背景色,我们都可以努力去适应。
 
二、关于经济问题。毫无疑问,中国经济现在是有一定的压力的,我们也承认。我们想说的是,政策的效率与政策的空间。
 
 
 
第一关于政策效率问题。其实回顾过去10年,中国经济每一次遇到问题的时候,逆周期调节的政策,都是非常有效率的,基本上都是立竿见影的。比如2009、2010年的4万亿,经济强劲复苏,随后2011年经济有点过热,反通胀,随后马上衰退,开始回归正常以后弱复苏。
上一篇:马云“卸任”: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
下一篇:没有了
天和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章及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热词搜索:

频道总排行

热门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