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银行人士解读“理财新规”:避免银行因理财兜底而破产

7月27日,《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独家获悉,《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已下发至银行。一波激起千层浪,这一搁置半年之久的重磅监管政策如果落地,不仅将重塑银行理财业务格局,而且事关信托、券商、基金子公司多种市场主体,通道类业务何去何从?谁来主导,谁将退出历史舞台?一切都将充满不确定性。

根据“银行理财监管新规”(征求意见稿),银行非标资产只能走信托通道,券商、基金子公司的资管计划不能继续扮演通道类角色。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这是监管部门去通道、强风控的手段,有助于规范非标资产投资市场的混乱局面。其中,信托将重新迎来银信合作的机遇,券商和基金子公司则急需寻找新的业务布局方向。

非标资产重回信托通道

仔细查阅《征求意见稿》,其中牵动银行、信托、券商、基金子公司神经的变化在于,银行理财产品所投资的特定目的载体不得直接或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符合银监会关于银信理财合作业务相关监管规定的信托公司发行的信托投资计划除外。

通俗而言,银行非标资产只能走信托通道,券商、基金子公司的资管计划不能继续扮演通道类角色。

对此,招商证券金融组分析师马鲲鹏分析,针对非标资产,即通过信托贷款等通道为开发商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等提供的融资,与股市无关,理财配资等业务不需要强制赶回信托。信托通道的风控标准显著高于基金子公司和券商资管等通道,理财非标资产重回信托通道,是强化风控的体现。

近年来,在市场盛行的银行非标资产投资中,借助信托公司的信托计划,券商和基金子公司的资管计划成为必经通道。一直以来,基金子公司牌照被业内称为“万能牌照”,目前在业务模式类似的资管机构中,信托、券商资管均受到风险资本和净资本管理限制,但基金子公司一直未受限。因此,相较于信托、券商,基金子公司的通道类业务费率较低,按照资产规模计算,一般在万分之二到万分之三,远低于信托市场万分之八到千分之三左右的费率水平。

为何银行理财非标准化债券投资只能对接信托计划?华融信托研究员袁吉伟对《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表示,银行理财业务当前大多存在嵌套多层信托计划、券商及基金子公司资管计划通道,非标投资业务存在很多混乱之处,且监管难以掌控,《征求意见稿》进一步限制非标投资渠道,控制风险。

继《基金管理公司特定客户资产管理子公司风险控制指标指引(征求意见稿)》下发之后,证监会近日祭出“资管八条”等多重政策,重拳规范之下,券商尤其是基金子公司的好日子似乎正在步入尽头。

“未来只做通道业务的券商没多少活路,眼下券商要考虑应对新规变化,调整自身业务结构。”一位上海地区券商资管部执行总经理对《黄金城 - 天和网日报》记者表示,通道类业务被限制,不会给券商带来很大影响。在他看来,券商主业本身不应放在通道业务,而是更多在产品创设、产品流动上下功夫,从投行类业务赚取利益。

相较于券商对未来业务调整的信心,基金子公司并不那么乐观。一位国资背景基金子公司人士对本报记者透露,“现在没啥业务,就是在学习监管部门的各项新规。”

上述基金子公司人士则表示,如果净资本管理办法实施后,基金子公司资管计划成本会随着缴纳净资本而抬升费率水平,费率成本至少提高到千分之二以上,基金子公司的通道类成本优势丧失,信托计划将再次成为通道类业务的市场主角。

他进一步分析称,从近期一系列政策来看,监管意图鼓励券商、基金子公司一级市场股权投资,规范其在二级市场证券类投资和权益类投资,鼓励基金子公司股权投资,发力ABS业务。不过现实的困境在于,一级市场定增业务,基金子公司拼不过券商,新三板市场缺乏好的标的投资。尽管监管部门鼓励ABS业务,但是银行间市场交易所对ABS业务要求趋严,本应只负责合规性审核,但操作中交易所对风险控制非常严格,ABS产品创新亦有难度。

“随着政策收紧,未来银行系基金子公司凭借股东项目资源将有更多优势,基金子公司实力主要看股东背景。”该人士说。

对信托利好几何

如果银行理财监管新规能够落地,排除了其他资管计划等渠道,信托计划将成为银行理财资金唯一的通道选择。

在袁吉伟看来,尚属于征求意见阶段的银行理财新规,如果能够出台落地,对于信托行业确实是一大利好,信托可以分享原有其他资管计划渠道的市场份额,在资产荒背景的当下,有利于充实资产来源,尤其是对于一部分银行系信托公司更是如此。

“信托的春天又回来了。”上述上海地区券商资管部执行总经理表示,受到券商、基金子公司竞争,以往银行通道类业务中,信托处于被动地位,未来银行只能借助信托渠道,市场份额将重新在68家信托公司之间进行分配,少了券商、基金子公司的外部竞争,信托的日子会更加好过。

对于银行理财新规对信托行业的影响,袁吉伟表示,有利于充实银信规模。信托业大发展的起点正是源于银信合作的深化,2009年至2011年,监管部门加大了银信合作规范力度,目前银信合作步入一个相对稳定的阶段,截至2016年一季度末,银信合作规模达到4.13万亿元,占信托行业管理资产规模的24.9%。

“但也必须看清,这个利好的兑现也需要信托公司付出代价。”袁吉伟强调,银信理财融资类业务合作有限额要求,更为重要的是目前银信合作融资类业务需要按照10.5%的比例计提风险资本,资本消耗水平较高,加之还要解决信托保障金缴纳问题,更多可能会赔本赚吆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