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资产价格轮番上涨 货币宽松一触即发

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速持续萎靡,各国央行不断加码货币宽松,而结构性改革的缺位导致全球市场脆弱性与日俱增,甚至一有风吹草动便出现恐慌性抛售,此次英国脱欧的传染效应即是其例。

“英国央行行长卡尼的最新讲话透露,今夏放宽政策可能性提升,这表明英国央行立场较去年底有完全反转,2015年底的时候,央行还一直在考虑收紧政策并和美联储一起上调利率。既然如此,现在的问题仍然是其他央行是否会效仿跟进。”嘉盛集团分析师James Chen对《第一财经日报》称。

货币宽松,不稳定因素频出,似乎都利好避险资产。上半年国际金价累计涨幅达25%,为1985年以来的最大涨幅,伦敦银也已上涨近40%;同时,美国国债收益率创出新低。而随着时间推移,风险资产也呈现上涨态势,周一大宗商品即现普涨,原油突破50美元,年初至今累计涨幅超过30%。此外,各国股市也走出英国脱欧影响,各大指数纷纷回到脱欧前水平。

新一轮货币宽松隐现

虽然全球央行近乎弹药耗尽,但近来央行行长们的表态依旧呈现出死撑到底的架势。

美联储副主席费希尔表示,美联储将在大选年采取必须行动,如果大选方面的不确定性扩大,美联储将考虑其附带性后果。对此,德意志银行首席美国经济学家Joe LaVorgna曾预计,鉴于今年美国大选的几个关键时间节点正好跟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最有可能加息的几次货币政策会议的日期很接近,考虑到政治方面的因素,美联储年内恐怕难以实现再度加息。

此外,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近期也表明了将在必要时刻加大宽松的意图。受降息预期影响,英镑自7月1日以来持续走软,截至北京时间7月4日16:30,英镑/美元报1.3289,脱欧结果公布后,英镑一度暴跌逾10%至1.3176。

(图说:6月24日英国脱欧公投以来的各类资产价格变动)

就此前气势如虹的美元而言,FXTM富拓研究分析师卢克曼对《第一财经日报》称:“应该记住美国加息预期升温是推升美元的关键因素,鉴于加息预期现已转向降息,美元可能迎来急剧下跌。”

在不确定性激增的市场之中,最典型的两大避险资产便是黄金和美债,而白银也在近期展开了猛烈的攻势。上周五,黄金大涨至近27个月高点,因美联储未来几个月加息希望几乎破灭,同时市场继续消化英国退欧后政治和经济动态,纽交所大宗商品交易部8月黄金本周一攀升至1354美元。而在6月24日公投结果公布当日,黄金升至逾2年高点1362.6美元。

“在新高被刷新的情况下,市场的主动权再次回到了黄金多头手中。除非市场出现比较明显的消息面变化,否则短期黄金很难出现大的回调。” 易信金融总部中国区首席交易官孙宇对《第一财经日报》称,随着1303/15的突破,市场的上行空间已经被进一步打开。

不可忽略的是,此前并不受关注的伦敦银在7月4日亚市盘中维持上周强劲涨势,一举上攻突破20美元/盎司大关,为2014年8月以来首次,目前银价维持在20美元/盎司水平交投。

同时,美债也呈现出同样的走势。上周五,因投资人预期全球经济成长疲弱且主要央行将追加刺激措施,纷纷涌入债市避险,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几乎追平1.381%的纪录低点;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触及1950年代以来最低的2.189%,本周一分别回升至1.456%和2.241%。

实质上,除了避险资产外,风险资产近期也呈现上涨态势,周一大宗商品出现普涨。典型如石油价格,其中原油已突破50美元,年初至今累计涨幅超过30%,其他大宗商品如铜、铝、锌、铁矿石也有不同程度上涨。

更值得注意的是,全球股市近期迅速走出英国脱欧事件的影响,英国富时100指数甚至在上周五创出年内新高,美股和欧洲其他股市也连涨数日,道指、标普500、恒生指数等都恢复到英国脱欧前水平。

英国脱欧影响需长期观察

尽管全球避险情绪加重,但此前因脱欧而超跌的全球股市近期显著回稳。欧股方面,富达国际基金经理西德尔称:“投资者预计欧洲股市会持续动荡。然而,部分企业将会从英镑贬值中受益。英国出口商将更具竞争力,以英镑计价成本高于收入的英国企业的利润将得以改善。”

“受益于经济较灵活以及货币可调整等因素,英国将会逐渐适应新的现状。同时,英国上市企业的主要收入源自国外,富时100指数成份股收入中只有不到30%是来自英国本土。”西德尔称。

就美股而言,清溪资本合伙人司徒捷称,看周线结构,2015年年初以来,标普500指数已经挑战2100~2130点这个区间至少五六次,每次都被敲下来。因此上方阻力位仍然是2100~2135点区间。未来打压美股的力量更可能是长期增速放缓、生产率下降、央行资产负债表过度扩张,而英国脱欧只是挫败市场信心的一个起点。

此外,各界似乎对于港股更为乐观,市场对于今年7月后深港通开通的预期较高。“深港通可能由于脱欧事件影响需要多观察一段时间再行公布,但预计不会缺席,7~8月份仍是公布深港通的黄金时间窗口。”招商证券(香港)首席策略师赵文利称。

上述一系列的市场反应都起源于各界对于英国脱欧的恐慌,但更重要的是,脱欧后英国究竟如何处理其与欧盟的关系?这很可能是一场“马拉松”式的谈判。

《里斯本条约》第50条款规定了欧盟成员国退出的程序,任何国家离开欧盟都将触发该条款。然而,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6月27日便表示,第50条只能由新首相来申请触发,而新首相可能到今年10月才上任。

民生海外研究负责人张瑜告诉记者:“未触发条款前,英国就不算正式脱欧。由于当前脱欧没有新的进展,因此全球市场趋于平静,类似事件的冲击都是脉冲式的。”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脱欧事件仍存在一个重大隐患。此前有消息称,众多在英国设立欧洲总部的美资银行正酝酿“大迁徙”,以便在英国真正脱欧后,仍能在欧盟其他成员国正常开展业务。

接近摩根大通的消息人士日前对《第一财经日报》称:“(摩根大通)可能在七八月份召开内部会议,商讨Passporting(牌照)的问题。”该人士口中的“Passporting”即欧盟的“单一护照”机制,凡是欧盟以外的金融机构,只要在任何一个欧盟国家取得营业执照,便有权在其他成员国设立分公司并提供金融服务。

不过,最后的结果可能并不如市场预期的那样糟糕。?士打律所合伙人康普顿(Mark Compton)对《第一财经日报》称:“英国希望维持金融服务产业的稳定,这也意味着,就短期到中期来看,英国仍将会遵循欧盟监管规定。”

康普顿分析称,首先,英国政府已经表示,希望维持英国在欧盟进行业务的能力,失去“单一护照”将对英国带来巨大冲击。“如果英国政府希望维持护照权利,但又同时要脱离欧盟,唯一可能的途径就是成为欧洲经济区(EEA)的一员,挪威便是如此。然而这就意味着,英国将完全受制于欧盟金融服务法规。”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