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上海金融中心建设推动者:屠光绍这八年

嗓音饱满,握手亲和有力,没有官架子,表达生动风趣——这是原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屠光绍给人们的第一印象。

而让上海的金融届人士记忆犹新的是,每每讲到晦涩的金融概念,“屠市长”时不时还会打一些生动形象的比方。例如,他把自贸区金融改革创新形容成“连续剧”,政策出台、制度安排、细则落地、业务推进就像是“连续剧”有了第一季、第二季。而在这场好戏中,政府既是推动着剧情的编剧,也是起到组织和协调作用的剧务。如今,即将满三周年的上海自贸区建设,用制度创新激发创新活力和发展动力,今年年初确定的33项改革任务全面推开,大部分已取得阶段性成果。

在评价政府鼓励金融支持科技创新时,屠光绍打了个“捆绑不成夫妻”的比方,政府如果只是停留在要求银行加大信贷力度,并不符合市场的规律。如今,上海率全国之先从机制匹配、金融管理等方面开辟一条适应市场规律的发展道路,作为全国首批的投贷联动三家本地银行试点启程,在金融力量助推下,上海朝着科创中心目标全速前行。

像这样形象的比喻,屠光绍还说过很多。深入浅出的背后,是他对上海经济和金融管理的远见、智慧与心血。

6月28日上午,中投公司宣布人事任命,屠光绍出任中投公司总经理,接替原总经理李克平。2007年12月27日,屠光绍从中国证监会副主席一职赴任上海市副市长。在倾心倾力上海金融中心建设八年半之后,他的下一程,是承担国家使命、同样需要熟稔市场运营的中国国家主权基金。

而过去这八年,正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黄金八年。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那些“第一次”

根据《新华·国际金融中心发展指数报告》盘点2015年全球国际金融中心排名,上海已跻身第五名,与香港并列。这也意味着上海作为新兴经济体金融中心迅速崛起,为全球金融体制改革与金融市场调控贡献力量。排位前四的均为发达经济体金融中心,分别是纽约、伦敦、新加坡、东京。

上海金融建设的国际地位和影响力提升的背后,是这座金融之都在近几年来,软、硬实力并驾齐驱——金融基础设施不断完善,金融创新有序推出,“上海价格”、“上海声音”蜚声全球。

在屠光绍分管上海金融的这八年,发生了一系列里程碑式的事件、结点性的变化。如果要用“第一次”这个概念来盘点上海在此间的突破的话,最显著的一点,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第一次”站到了国家战略的高度。

2009年4月,正值春暖花开的时候,国家第一次发布了加快建设上海金融中心的文件,上海的国际金融建设成为了党中央、国务院从全国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全局做出的一项重大决策。《国务院关于推进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意见》,明确了上海加快发展现代服务业和先进制造业建设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的建设目标。

2008年9月,雷曼倒闭引发全球金融危机。在当时的情境下,对于上海是否应进一步加快金融改革开放,出现了不少担忧的声音。当时屠光绍力主上海金融抓住机遇加速改革开放。知情人士回忆道,屠光绍坚持认为:美国脱实向虚的金融创新是过度创新,而中国为实体经济服务的金融创新不足。

事实上,整个2008年,除了熟悉上海各方面的情况外,屠光绍几乎把时间都花在描绘这份蓝图上了。该蓝图得到了国家发改委和国务院高层领导的呼应和重视,在很短的时间内达成共识并出台,将上海的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设定在了一个新的高度。

有了蓝图,还需要法制保障。作为全国范围内地方人大立法保障金融中心建设的第一例,2009年6月,上海市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上海市推进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条例》,自2009年8月1日起施行。

长期以来,上海的业内人士都清楚,上海金融中心建设的推进,单靠上海的努力是不够的,一系列改革创新都需要相关部委的共识和无缝合作。是否有一套实质性的协调机制,对于上海建设国际金融中心不可或缺。

2009年底,由发展改革委牵头的国家层面推进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和国际航运中心建设的部级协调机制正式形成,相关部委也与上海市政府签订了部市合作备忘录。国务院办公厅还出台了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上海“两个中心”建设意见的工作分工方案,对金融市场体系建设、金融机构和业务体系建设、改善金融发展环境、优化现代航运集疏运体系等11个大项的工作,细化分工并明确了牵头和参与部门。

短短两年,当这一切成为现实时,屠光绍欣慰自己的马不停蹄,没有辜负上海的期待。

2012年1月30日,国家发改委和上海市政府联合发布《“十二五”时期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规划》。有国家战略指引和配套建设护航,上海的金融发展不负众望。2015年“十二五”结束时,屠光绍这样总结到,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在此期间有三大亮点:一是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各项金融改革持续推进,对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国际化有很大促进作用;二是2015年上海金融市场交易量达到1400万亿元人民币,反映出上海金融市场的规划和深度;三是上海的各项金融创新层出不穷,包括金融产品、金融工具、服务方式等方面都有长足发展。

屠光绍提及的上海自贸区亮点,也是上海的一项全国“第一”。作为“先行先试”的探路者,自贸区近三年来推出了多项金融改革创新,包括“金改40条”的落地,自由贸易账户境外融资、外币业务、以及跨境同业存单等创新业务相继启动,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和人民币国际化加速前行。

站在过往发展的台阶上,前不久《“十三五”时期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规划》已经通过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根据“十三五”发展目标,到2020年,上海基本确立以人民币产品为主导、具有较强金融资源配置能力的全球性金融市场地位,基本形成公平法治、自由开放、创新高效、合作共享的金融服务体系,基本建成与我国经济实力以及人民币国际地位相适应的国际金融中心,迈入全球金融中心前列。

上海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15年第三产业对于全市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达到94.9%,而在强势拉动上海经济的第三产业中,金融业以超过20%的增速成为主要拉力一马当先。这也是金融对上海GDP贡献第一次达到这一高度。

善于创新:集聚+ 软实力

八年时间不长不短,此间金融中心建设如何实现飞跃,需要思路清晰的框架和善于创新的打法。上海金融界人士分析,善于抓住系统性变量,是屠光绍的核心思路。在金融中心的整体框架中,市场体系被置于系统性地位。

2010年4月,中金所正式推出沪深300股指期货合约,标志着中国的金融期货再次起航;2012年2月,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启动,首批19家企业成功挂牌;2013年国债期货重启;2014年底,“沪港通”正式启动;2015年,ETF股票期权启动交易;黄金国际板开通;同年,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科技创新板正式开板;本月,上海保交所正式揭牌开始运营。截至目前,上海已经拥有了包括股票、债券、黄金、期货、钻石、货币、外汇、航运、产权、保险等一整套要素金融市场体系。

除了市场体系,金融机构、金融功能的集聚和创新,也是金融中心的核心基石。

善于抓住功能性机构,是屠光绍在金融机构集聚方面的核心思想。在过往的黄金八年,具有更高系统联动性的功能性金融机构加速集聚上海。

回看2005年,央行设立了上海总部,但各大商业银行并没有跟进。在屠光绍的努力游说下,2012年,出现了银行把二总部落户上海的第一家:中国银行。该行把涉及市场层面的职能划归到上海的第二总部来负责,比如资金和资产管理部、公开市场操作部门、外汇管理、跨境贸易结算部门等。

屠光绍当时表示,欢迎银行把总部或二总部设在上海,并称,把第二总部建在上海也反映了金融机构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自身发展目标高度的融合和统一。很快,上海的集聚效应显现,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平安等金融机构纷纷把和市场密切相关的部门落户上海。

“上海市政府是做了不少推动工作的,对银行来说,我们自己面临业务转型,加上上海的金融市场体系是最健全的,如果不把面向债券、票据等市场的业务部门搬到上海,都会觉得跟不上市场。”某股份制银行设在上海的资金运营中心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

创新也是机构集聚的主旋律。2012年,人民币国际投贷基金——赛领基金在上海正式启动;2012年,以投贷联动服务科技金融为特色的中外合资浦发硅谷银行也在上海开业;2013年,第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在线在上海落地;2015年,上海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成立,阿里、百度、万达、交通银行等先后将其互联网金融相关业务板块落户上海,而国家级的互联网金融协会也落户上海,进一步增强了上海金融创新的集聚力和辐射力。

除了机构,金融的基础设施建设不可或缺。2009年,上海清算所落沪;2015年,上海市支付清算协会成立;本月,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CCP12)法人实体在上海正式注册成立。

国际化,也是屠光绍的核心思路之一。一位金融届人士评价道:“屠市长英语很好,思维开阔,很有国际范,国际化是他的鲜明风格。”自贸区,无疑是上海金融中心建设国际化的鲜明体现。外汇交易中心和银行间市场的国际化开放进展迅速,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人民币和外币的直接交易。而在中国国际地位日益提高的背景下,上海也成了中国参与国际金融治理的重要一环。去年7月,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在上海开业,这是第一个总部设于上海的国际金融组织,屠光绍正是金砖银行总部落户服务保障小组的组长。

如同国家实力一样,软实力也是金融中心的核心竞争力。在上海的八年期间,屠光绍在这些领域也是不遗余力。上海建立了全国第一个地方的金融联合会;建立了第一个国际化的高级金融学院;建立了第一个地方金融创新奖;设立了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由一行三会和地方共同举办金融论坛。

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有陆家嘴论坛,这是目前唯一一个由一行三会和地方共同举办的金融论坛,该论坛已经成为每年金融业界的一项盛事。自2008年至今,陆家嘴论坛已成功举办八届,论坛围绕促进全球经济金融治理、中国经济金融改革开放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等方面议题,组织国内外经济金融界人士交流交锋、凝聚共识、共商对策,影响力不断扩大,成为上海建设金融软实力的重要平台。

今年年初的上海两会期间,当问及上海金融中心建设的成就时,屠光绍曾对记者表示,“上海金融中心建设作为国家战略,中央直接部署,各方参与推动,才有今天的成就”。

时光回到2007年12月,也是在上海两会期间,刚被任命为副市长的屠光绍不无动情地说,“上海人民以大海般的胸怀接纳了我,我既感到光荣,又深感责任重大”。他承诺,“为创造上海的美好明天,奉献自己的全部力量”。八年半春秋,他实现了自己的承诺。

眼下,全球格局起伏变幻,中投公司大手笔的境外投资挑战与机遇并存;与此同时,中投子公司中央汇金自去年股市救市后留下未了难题,中投需要一名洞悉环球形势、专业经验丰厚的官员挑起大梁。屠光绍正是这一位置的合适人选。

挥别上海,屠光绍将在全球金融的大格局中展开新的旅程。

 

屠光绍简历

屠光绍,男,1959年1月生,汉族,湖北鄂州人,研究生学历,经济学硕士,高级经济师。

1977年8月参加工作。

1978年-1985年在北京大学经济系学习。

1985年起,在北京市委政研室、北京市委商贸工作部工作,任副处长。

1989年起,在中国人民银行综合计划司、金融管理司工作。

1991年起,先后任中国人民银行全国金融市场报价交易信息系统中心副主任,中国证券交易系统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交易部主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秘书长等职。

1997年8月起,历任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党委委员、秘书长,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党委书记等职。

2002年7月,任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党委委员。

2007年12月,任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

2008年2月,任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

2013年2月,任上海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

2016年6月,任中投公司总经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