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信托公司增资扩股 上半年增资额超200亿元

6月以来,5家信托公司先后宣布增资扩股,上半年信托公司频现增资扩股。据天和网记者初步统计,已有11家信托公司获批增加注册资本金,增资规模达207.03亿元。

业内人士表示,在监管环境较以前发生较大变化的情况下,《信托公司净资本管理办法》成为业务发展的基础,资本约束对信托公司发展带来压力。从业务扩张、资本信用、监管要求和行业竞争等方面综合考虑,信托公司对增资扩股具有诉求。同时,增资也是一把“双刃剑”,应理性面对增资热潮。

超10家信托增资扩股

6月以来,已经有5家信托公司宣布增资扩股,进入信托公司增资小高潮。最新的信息来自6月17日,粤财信托增资事项获得广东银监局批复,同意其注册资金由15亿元变更为28亿元。

6月16日,华润信托公告称,将以资本公积、盈余公积、未分配利润转增33.70亿元注册资本,实收资本将由26.30亿元增至60亿元。同日,上市公司安信信托公告称,其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募资近50亿元的申请审核通过,按其此前公告,这笔资金扣除发行费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6月8日,中江信托资本公积、未分配利润转增注册资本获得江西银监局的批复,增资后公司注册资本由11.56亿元增至30.05万元。

6月3日,西藏信托利润转增注册资本获西藏银监局批复,将未分配利润5亿元转增注册资本,注册资本增至10亿元。

梳理二季度的情况,4月、5月则各有一家信托公司增资扩股。5月31日,华信信托在官网公告称,公司注册资本由33亿元增加到66亿元。

4月1日,民生信托的股东泛海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称,武汉公司将在受让中国泛海持有的民生信托59.65%股权后,以自有资金出资568720万元,对民生信托增加注册资本40亿元,使其注册资本由30亿元增至70亿元。

无独有偶,3月31日,民企股东背景的爱建信托获大股东爱建集团注资12亿元,注册资本将从30亿元增加至42亿元,增幅40%。

今年年后有三家信托公司增资。2月15日,长安信托宣布,注册资本金由13.46亿元增加至33.3亿元;2月24日,百瑞信托注册资本金由22亿元增至30亿元。2015年12月28日,光大兴陇信托获批将公司注册资本金从10.18亿元增加至34.18亿元,并于今年2月完成增资。

值得关注的是,随着信托公司增资扩股的不断涌现,信托公司注册资本金在座次随之变化。

早在2014年10月,中信信托就将注册资本金从12亿元增加至100亿元,成为首家资本金过百亿元的信托公司;去年7月,平安信托注册资本金由原来的69.88亿元增加至120亿元;随后,近年来信托界“黑马”重庆信托也不甘示弱,于2015年9月29日,直接将注册资本金由24.3873亿元大局增至128亿元,增资规模超过100亿元,成为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信托公司增资。

目前重庆信托、平安信托、中信信托注册资本金位居行业前三,均突破百亿。今年增资后,民生信托、华信信托、中融信托在分别以70亿元、66亿元、60亿元的注册资金,突破60亿元大关进入第二梯队,安信信托完成募资扩股计划后也将跻身其中。

增资扩股背后藏信托公司五大诉求

信托公司在净资本管理约束和增强风险防控实力的双重压力下,增资扩股热情不减。

信托业协会一季度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一季度全行业实收资本达到1709.35亿元的规模,较去年四季度增再增56.84亿元,每家公司平均实收资本规模一举突破25亿元大关。

对于时下频现的信托公司增资潮现象,中铁信托副总经理陈赤在接受天和网采访时分析,一种情况是信托资产规模持续增长,对净资本的要求越来越高,对固有资产的要求也随之提高,为了适应资产规模监管指标的要求,信托公司有提高注册资本的诉求。第二种情况是信托公司以资本公积、未分配利润形式积累了大量未分配利润,积累到一定阶段需要将其转为注册资本,报表上实现不同会计科目的转移。

根据《信托公司条例》征求意见稿,信托公司最低注册资本金提升至10亿元。根据最新的《信托公司行业评级指引(试行)》,注册资本仍是评级中重要的指标,这对低注册资本的信托公司形成了较大压力。

对此,陈赤分析,行业评级指标对信托公司净资产规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注册资本考核指标方面,100亿元是满分,而大部分公司距离100亿元注册资金有差距,信托公司对提升监管评级有诉求,以满足监管指标要求。

除了上述监管要求和利润分配因素,增资扩股也与信托公司经营管理战略有关。对此,陈赤分析,在转型背景下,有的信托公司提出构建金融控股平台战略,信托公司业务收入单一,实现多种业态的金融机构协同发展,加大对金融机构的投资,需要股东补充资本金。

另外,在业务发展方面,信托公司自身也存在增资的需求。陈赤分析,随着信托规模的扩大,信托公司对自有资金流动性的需求提高,亟需提高短期现金管理流动性。为此,更大的流动性需求也倒逼信托公司增资扩股。

增资是“双刃剑”

今年上半年,超过10家信托公司竞相增资扩股,且增资规模超过200亿元。增资后信托公司有了更多资金,如何利用好资本金、做好净资本收益率管理,不盲目追赶增资潮流,也是信托公司面临的问题。

在陈赤看来,如果增资扩股带来增量资金,在提高了流动性、抵御风险能力和对外投资能力的同时,信托公司更要思考如何提高净资产收益率和资本利润率。如何利用好这笔增资对公司发展是一大挑战。

信托公司的另一大挑战在于,如何规划资本金的使用用途。陈赤表示,监管部门对信托公司投资范围做了明确规定,投资金融产品的运用范围有限,如何选择好投资品种,避免不经济的投资,拖累财务指标,这需要管理层和董事会在增资前进行充分沟通,具体了解资金运用领域。

作为业界专家,中国人民大学信托与基金研究所执行所长邢成也对当前增资潮流有着冷静的警示。

他表示,增资热潮之下,需清醒看到少数公司不顾现实盲目攀比,资本金大规模急剧增长,其“双面刃”效应也逐步显现:一是给信托公司经营带来前所未有的压力,资本收益率堪忧;二是少数公司急功近利态势有所增加,个案风险不断集聚;三是部分信托公司固有业务收入占比不断攀升,信托主业地位遭受冲击。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