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税 财政 税收 人物 名品 名表 珠宝 收藏 会所 游艇 财务 国际 国内 教育 移民 车界 财经 产经 金融 财富 旅行 高端 自驾 酒店 科技 探索 理财 资讯 机构 中介 社会

手机版

当前页面:天和网 > 酒店 > 正文

借贷案牵出法警参股的酒店

2019-06-11 18:56 来源:未知 热度: 0 /
借贷案牵出法警参股的酒店

2018年3月,江西省抚州市金溪县法院一审判决,建筑商吴珂要清偿该县应急办工作人员黎亮736万余元及利息。金溪法院认为,吴珂为还黎亮父亲黎建华775万余元借款,找黎亮借款,并出具借条。随后黎亮按借条约定,将775万元转至黎建华账户。19万元的差距是因超出年利率24%所计算。
 
吴珂不服判决,以“借条是喝多了酒才打的”为由向抚州中院上诉:撤销借条及他与黎建华之间的相关协议。
 
抚州中院裁定,借贷纠纷案中止诉讼。“中止诉讼的目的让金溪法院查明借条及相关协议是否真实。”6月5日,抚州中院一法官告诉记者。
 
金溪县法院和抚州中院此后开始了“车轮”来回:2018年6月21日,金溪法院以吴珂重复起诉为由,驳回其撤销借条的请求;2018年8月7日,抚州中院再次裁定,不构成重复起诉发回重审。2018年12月7日,金溪法院再次裁定,黎亮是借条的权利人,黎建华不是适格被告,驳回吴珂起诉;2019年2月14日,抚州中院裁定,金溪法院驳回吴珂起诉适用法律错误,指令金溪法院审理。
 
至此,抚州中院三次要求金溪法院查明借条及相关协议的真实性,金溪县法院始终没审理。
 
“中院发回三次,金溪县法院始终不审借条的真实性,是因为背后有原因。”6月5日,吴珂对记者说,案卷显示黎亮转给黎建华的775万元来自陈萍香。陈萍香是黎亮的姨妈,她的另一个身份是金溪县法院法警郭钰的妻子。
 
记者调查了解到,陈萍香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共有5家,5家公司注册资本超7000万元,法警郭钰在陈萍香两家公司各参股10%。
 
6月7日,郭钰回复记者称,他已与陈萍香离婚,参股两家公司是因陈萍香找不到合适的人。
 
金溪法院则称,关于“郭钰经商”一事,在抚州中院纪检部门的指导下,该院已展开调查。目前,郭钰已被停职。
 
▲法院通讯录显示,郭钰职务为法警。
一张775万元的借条
 
记者梳理金溪法院和抚州中院多份判决书发现,金溪法院判吴珂还黎亮钱,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2017年10月27日吴珂给黎亮打了一张欠条。
 
借条载明,吴珂因工程投资及工程招标需要,分别于2016年3月14日、5月20日、5月21日、6月7日向黎建华借款人民币150万元、317.2万元、143万元、50万元,合计人民币660.2万元。上述借款均约定月息按3分计算。截止至2017年10月27日止,总计欠黎建华借款本金660.2万元,利息150.6万元,本息合计810.8万余元,扣除吴珂于2017年9月、10月已支付的利息35万元,实际尚欠黎建华借款本息计人民币775万余元。为偿还黎建华上述借款本息,现特向黎亮借款人民币775万元,该借款约定利息按月利率2.5分计算,按月付息。上述借款请直接转入黎建华在金溪县建设银行的账户。
 
金溪法院(2018)赣1027民初3号判决书显示,吴珂在其签名处及身份证号上均捺了手印。
 
吴珂告诉记者,在对簿公堂之前,他与黎建华私交甚好。为了生意,他经常找黎建华借钱,两人账目来往频繁。2017年10月27日那天,他因过生日喝多了酒,黎建华喊他去对账,“我是在喝多了酒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在775万元的借条上签了字。”
 
吴珂称自己不欠黎建华775万余元,更不会找黎亮借775万元去还黎建华,“我和黎亮爸爸那么熟,还去找黎亮借钱还他爸爸?黎亮一个月工资2000多,他有那么多钱吗?”
 
黎氏父子并不认同吴珂的说法。
 
判决书上载明,黎亮认为借给吴珂775万元后,吴珂并没按月支付利息已构成违约,请求法院判决吴珂还775万元及利息。
 
黎建华认为,吴珂欠他775万余元是真实的,他每次转给吴珂钱的明细,他可以详述。
 
记者了解到,黎建华是金溪当地一名商人,因债务纠纷,他与多人在金溪法院打过官司。
 
▲黎建华被列为失信人。摄影/上游新闻记者沈度
 
县应急办工作人员是网逃
 
双方对775万元的借条真实性各执一词,吴珂寄希望于通过上诉,达到审理借条真实性的目的,进而解决他与黎氏父子之间的债务纠纷。
 
抚州中院支持了吴珂的上诉,金溪法院以“重复起诉”“不适格被告”为由驳回其上诉。吴珂有了想法:“金溪法院法警郭钰的妻子是案中人,郭钰是黎亮的姨父,郭钰在金溪法院和多数同事关系很好,金溪法院审此案会公平吗?”
 
6月5日,金溪县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9岁的黎亮是该县应急办的工作人员,并非民警,只不过是在该局民警带领下开展巡逻工作,“他经常不上班,也没给他发工资。今年5月,县应急办已把清退黎亮的报告交上去了。他现在是网上逃犯,遇上了他,我们会将他缉拿归案。”
 
黎亮所涉的租车诈骗案,在金溪曾轰动一时。
 
此前报道显示,蔡进辉用在浙江租来的豪车做抵押,然后从金溪人手中吸收贷款,直至资金链破裂。浙江出租豪车的租赁公司和金溪本地的居民才恍然大悟,他们已被蔡进辉拴在一条绳上。豪车的车主找到金溪,希望开走自己的车辆。而金溪人也希望能讨回自己当初借出去的钱。双方在“谁比谁更无辜”的争论中,情绪越加的激烈,最后围殴成了暂时解决问题的办法。
 
记者从浙江义乌警方了解到,2017年9月,黎亮在明知蔡进辉抵押的车辆系租赁公司的租赁车辆后,将手中的车辆退给蔡进辉,并积极帮助蔡进辉联系收车的下家,将车辆清退,由蔡进辉抵押至他处来偿还其债务。基于此,2018年11月2日,义乌警方因黎亮涉诈骗案将其列为网逃。
 
▲2019年2月14日,抚州中院终审裁定撤销金溪法院的民事裁定,指令金溪法院重审。摄影/上游新闻记者沈度
 
法警参股两公司任监事
 
(2018) 赣1027民初3号判决书载明,黎亮于2017年10月27日,分两次转给黎建华的款是从陈萍香账户内转入的。
 
记者了解到,陈萍香是黎亮的姨妈。企查查信息显示,陈萍香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公司有5家:江西佳友超市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200万元(存续);江西子睿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元(存续);江西子诚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注册资本4000万元(存续);金溪县新合作农业生产资料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100万元(注销);佳友超市,注册资本20万元(注销)。
 
工商信息显示,陈萍香生意支柱是两家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注册地在南昌市,注册资本高达7000万元,其中陈萍香为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各为90%;郭钰持股比例各为10%——也就是说,参与的注册资本金为700万元。陈萍香是最终受益人,郭钰担任两家公司的监事。
 
6月5日,记者在金溪法院走廊内的墙壁上看见了一块“通讯录”,通讯录上注明,郭钰的职务是该院法警和档案员。
 
金溪法院相关负责人向记者介绍,郭钰在法院工作多年,但不属于公务员序列,是职工编制。
 
6月10日,郭钰告诉记者,他早在2004年时就与陈萍香离婚。目前,他没有再婚。因成立有限公司必须要两人以上,陈萍香找不到合适的人,就找了他。他只是“空挂”,并没有出资,“子诚公司因为物业的问题没有营业,子睿公司在经业,我没有参与经营。”
 
金溪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依据相关规定,法院在职人员不能经商。关于“郭钰经商”一事,抚州中院高度重视,郭钰已被停职。在中院纪检部门的指导下,该院纪检部门和郭钰所在部门的领导成立了联合调查组,查明真实情况后会依法依规处理。目前已找郭钰谈话,将于6月10日前往南昌相关部门核查公司情况。
 
自由裁量权与上级法院的驳回
吴珂认为,金溪法院不审借条是否真实的原因,是法院受到了郭钰的干扰。
 
对此郭钰称,吴珂与黎亮之间因775万元打官司一事,他并不知情。他也不知道775万元是陈萍香汇给黎亮的。此外,他只是职工编制的法警,没有能力去干扰法官判案。
 
金溪县法院相关负责人介绍,吴珂请求法院撤销借条一案与一审判吴珂还黎亮钱一案,本质上是一个案子,该院已经作出了一审判决,“吴珂不服上诉,中院打回来这么多次,我们都裁定了。”
 
该负责人说,法官有自由裁量权,一审判决吴珂还钱,裁定是重复起诉,裁定黎建华是不适格主体,这均是有理有据的依法判案。“吴珂请求法院撤销借条一案”,将于近期依法审理。
 
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判决的结果,上级并不认可,这说明什么?金溪县法院相关负责人未予以明确回复。
上一篇:共同打造卡迪夫豪华酒店
下一篇:没有了
天和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章及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热词搜索:

频道总排行

热门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