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G20部长会延后一小时,艰难达成首个全球投资指导原则

“好,没有不同意见。我们鼓掌通过这份声明。”会议主席、中国商务部部长高虎城在最后的总结中提高了声调,“我们本身已经创造了历史,在全球贸易投资治理中,书写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高虎城作最后总结

二十国集团(G20)历史上首份贸易部长声明10日在上海发布。声明称:我们同意采取更多行动以实现全球经济增长、稳定、繁荣的共同目标。贸易和投资应继续成为经济增长和发展的重要引擎,有助于创造就业、鼓励创新、增进福利并促进包容性增长。

除此之外,当日闭幕的2016年G20贸易部长会议还批准了三份文件、达成了两项共识。其中包括,批准史上首份《G20全球投资指导原则》(下称《指导原则》);在降低全球贸易成本方面,G20贸易部长们一致决定推动尽快实施《贸易便利化协定》,积极为发展中国家提供相关能力建设和技术援助,努力将全球贸易成本降低15个百分点。

事实上,最终的成果发布会比预计时间晚了一个小时。参与磋商的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在回答天和网记者提问时就此表示,这是贸易部长机制化后的第一次会议,参与方都非常重视,讨论的问题非常重要,深入地交流,寻求共识,是需要花时间的。“经过我们密集地、甚至是非常困难,但是友好地讨论之后,呈现了现在的成果文件。”他说。

历时半年艰难磋商

高虎城身穿黑色西装,佩戴宝蓝格纹领带,是今年G20贸易部长会议的主席。他背靠背景板,坐在铺着深蓝色桌布的圆桌会议的主席(CHAIR)位置,两侧分别是G20各国贸易部长、嘉宾国部长代表团等。面向他的另一侧,则是包括WTO(世界贸易组织)、ITC(国际贸易中心)、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国际组织的代表团。整个会场,密集坐着500多人。过去两天(7月9~10日),在上海浦东香格里拉酒店三层的一间会议室里,参加G20贸易部长会议的各方,围绕如何促进贸易与投资进行了密集磋商。

磋商现场

近年来,随着金融危机的影响逐渐消退,G20关注重点已经逐步转向增长战略、经贸政策等中长期问题,亟待在新形势下完成从危机应对向长效治理机制的战略转型。贸易投资议题,也从过去属于较少被提及的全球经济治理短板,上升到了战略层面。

去年11月G20土耳其安塔利亚峰会上,经中方倡议,G20领导人达成重要共识,要求G20加强在贸易投资问题上的协调合作,指示贸易部长们定期举行会议,并同意建立支持性工作组。

10日下午,来自全球的媒体在酒店一楼焦急地等待着最后的讨论结果。因为,距离原定磋商结束和成果发布会时间,已经延后一个小时。

天和网最终拿到手的成果文件,是一份共19页,包含三个附件的《G20贸易部长会议声明》。内容主要包括“加强G20贸易投资机制”、“促进全球贸易增长”、“支持多边贸易体制”、“促进全球投资政策合作与协调”、“促进包容协调的全球价值链”及“通向杭州峰会”共22条内容。三个附件分别是《G20贸易投资工作组工作职责》、《G20全球贸易增长战略》及《指导原则》。

高虎城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会议明确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决定将不采取新的保护主义的措施延长至2018年;同意加强区域贸易协定透明度,确保其与多边规则的一致性;承诺今年底前G20成员全部批准《贸易便利化协定》;同意继续推进多哈回合剩余议题谈判,开启讨论潜在的、符合各方利益的新议题;G20成员中的EGA(《环境产品协议》)谈判参加方还就EGA谈判的进程达成共识,为早日结束谈判奠定了基础,也将为共同应对气候变化做出积极贡献。

本次G20贸易部长会议之前的半年多时间内,成员国高官级贸易代表们曾分别于今年1月、5月、7月在北京、南京、上海召开会议,6月初还在巴黎开了非正式会议。一名参与了前期磋商的相关负责人曾在7月召开的第三次会议结束后告诉天和网记者,投资磋商比较艰苦,几乎一个一个字过,艰难推进,“最后一天几乎连续磋商了24小时,意愿都起来了,之前觉得不可能的事似乎有点戏了。”

就在此次部长会议召开前不久,还发生了历史性的“英国公投脱欧”事件,引发外界对全球经济不确定性的疑虑。

WTO秘书处首席经济学家库普曼就此对天和网记者表示,英国脱欧会对贸易产生一些影响,欧盟和英国都要重新着手进行贸易谈判,这些都会给全球经济带来不确定性。此外,对于一些反全球化的行动和言论,他认为这不是好的迹象,“那些努力推行全球化政策的官员,可能也会在国内遭遇阻力。”

全球投资协调最艰难

多位参加此次部长会议的知情人士对天和网记者表示,投资依然是最艰难的部分,成果最后的达成,让很多国家代表颇为意外。

其中一名人士表示,最终能够达成,由中国主导、联合国贸易发展组织支持、各方利益平衡,是最重要的原因。“G20不是谈判,是协商,有共识的成果肯定要妥协。”他说。

这其中,从肯尼亚家乡休假之后,直飞上海会场的联合国贸发组织秘书长基图伊(Mukhisa Kituyi)发挥了协调作用。上述知情人士也表示,在此前的数次会议中,联合国贸发组织也为各国代表提供了投资议题下的技术支持。

早在2013年9月,基图伊曾在日内瓦的办公室里接受天和网记者的独家专访。那是他上任以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当时,他就对天和网记者表达了要促进目前全球碎片化的跨境投资规则整合的强烈意愿,并强调,中美分别是全球第一、第二大外资吸收国家,也是对外投资的主力。中美BIT(双边投资协定)若能达成,将对全球的投资格局产生深远影响。

这位在办公室挂着中国北京民俗画的秘书长,亦对中国寄予厚望,他认为,中国不仅应该进一步加强在多边贸易领域的作用,也将成为完善全球投资的最重要角色。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与国际贸易类似,跨国投资状况也并不乐观,在客观上这也是促进G20各方此次达成一致的主要原因之一。

联合国贸发会议刚刚发布的报告称,全球投资2015年增长了38%,但投资总量并没有超过金融危机之前的最高水平。联合国贸发会议还预测,今年全球投资增速还将下降10%~15%。

虽然跨国并购表现耀眼,但联合国贸发组织投资司司长詹晓宁对天和网记者表示,真正评价跨国投资创造价值的指标是绿地投资(创建投资)。因为绿地投资意味着开设新的工厂,意味着扩张产能。并购并不必然创造价值,只是跨国公司在经济下行期,全球的资产配置策略。

投资方面,高虎城在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会议批准了首份《指导原则》,为加强全球投资政策协调做出贡献。

G20部长会议新闻发布会

《指导原则》确立了反对跨境投资保护主义,营建开放、非歧视、透明和可预见的投资政策环境,加强投资保护,确保政策制定透明度,推动投资促进可持续发展以及投资者企业责任等九大原则。作为世界首份关于投资政策制定的多边纲领性文件,《指导原则》确立了全球投资规则的总体框架,为各国协调制定国内投资政策和商谈对外投资协定提供重要指导,同时为弥合国家间投资政策利益分化、加强多边投资政策协调迈出历史性一步,将为促进全球投资增长提供长远制度性引领。

天和网记者在最后公布的《指导原则》附件中看到,G20成员提议的9项非约束性原则具体包括:政府应避免与跨境投资有关的保护主义;投资政策应设置开放、非歧视、透明和可预见的投资条件;投资政策应为投资者和投资提供有形、无形的法律确定性和强有力的保护;投资相关规定的制定应保证透明及所有利益相关方有机会参与,并将其纳入以法律为基础的机制性框架;投资及对投资产生影响的政策应在国际、国内层面保持协调;政府重申有权为合法公共政策目的而管制投资;投资促进政策应使经济效益最大化,具备效用和效率,以吸引、维持投资为目标,同时与促进透明的便利化举措相配合,有助于投资者开创、经营并扩大业务;投资政策应促进和便利投资者遵循负责任企业行为和公司治理方面的国际最佳范例;国际社会应继续合作,开展对话,以维护开放、有益的投资政策环境,解决共同面临的投资政策挑战。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