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促进经贸 中拉需要继续互顺周期

在过去15年内,中国和拉丁美洲之间的贸易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扩大,这得益于双方的经贸供需互补和经济周期互配。但过于依赖大宗商品贸易的特点也为传统发展模式设限。

来自OECD的一个的数据是,在整个拉美对全球的出口结构中,大宗商品出口和制成品出口的比重分别为41%和42%。但在拉美对中国的出口结构中,大宗商品出口占73%,而工业制成品出口仅占6%。在中国投资高涨时期,拉美抓住了中国经济增长的快车;但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动力由投资转向消费,拉美也承受着中国经济周期变换所带来的短期阵痛。

图为巴西矿山

中国同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国土面积之和占世界陆地总面积的五分之一,人口之和占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一,经济总量占世界经济总量的八分之一。如何促进双方共同发展,或许答案在于重新抓住各自新的周期性机会。

对于拉美来说,中国的新经济周期以供给侧改革为主要特征。在整体经济增速保持平稳较快发展的前提下,中国的经济结构已经从第二产业为主转向第三产业为主,经济动力也已从投资拉动转向消费拉动。这意味着,中国对拉美的大宗商品需求增速的放缓,但对拉美其他消费性商品的进口需求会增加,这对拉美来说是重要的周期性机会。

比如,在农产品方面,根据此前联合国粮农组织的一项统计,未来十年,中国对糖、禽肉和羊肉的人均消费将增长20%左右。与此同时,对鱼肉、植物油、水果、蔬菜、奶和小牛肉等食品的需求将增长10%到20%左右。而农产品正是南美地区的优势经济板块。

一些企业已经在提前布局这个机会。表面上看,中国的中粮集团在2014年顺利控股荷兰尼德拉(Nidera)51%股权所获得的是一家欧洲公司。但其实尼德拉主要粮油资产集中在南美阿根廷、巴西等地区。这意味着,中粮其实是通过借力打力的方式,提前介入了拉美向中国出口农产品的大潮中。

图为阿根廷牧场

同中国产品贸易结构调整相对应的是,中国资本流动也出现了周期性的变化。

从2014年开始,中国已经成为了资本净输出国,到了2015年,中国境内投资者累计实现对外投资7350.8亿元人民币。在中国所寻找的投资目的国的名单上,拉美已经是榜上有名。据OECD统计,自2010年以来,来自中国贷款已经高达940亿美元,而彼时世界银行、CAF-拉美发展银行和美洲开发银行在当地投放贷款的总和也只有1560亿美元。来自中国的资金弥补了金融危机后国际资本撤离拉美时所留下的缺口,而有效利用海外资金正是拉美为应对中等收入陷阱创造稳定金融环境的一剂良药。

对于中国来说,也要抓住拉美经济经济发展的新周期变化。

一是拉美经济的能源、道路等基础设施“硬件”投资需求仍处于需求强劲的上扬周期。拉美的基础设施还较为薄弱,而基础设施的建设和运营正好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强项。

在电网方面,中国最大、也是世界第一的电力公司——国家电网公司在拉美的投资项目接连开花。不仅已经获得了巴西7家输电公司及其输电资产30年经营特许权,参与建设巴西第二大水电站——美丽山水电站的特高压输电项目。而且根据海外媒体报道,还在洽谈收购巴西圣保罗工业集团(Camargo Correa SA)持有的巴西输电企业 CPFL部分或者全部股份。在水电方面,全球最大的水电企业中国长江三峡集团通过出价23.8亿巴西雷亚尔,获得Jupia和Ilha Solteira水力发电站30年的运营权。在轨道交通方面,中国中车提供的车辆已经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行驶。在核电方面,中核集团已经拿下了阿根廷核电60亿美元大单,并在今天,也就是6月30日对外宣布这个核电站明年春天就将开工。

图为Ilha Solteira水电站

二是通信、互联网等基础设施“软件”投资需求也处于上扬周期。在全球互联网时代,软件基础设施建设蕴藏了巨大的机会。借助SNS社交网络、移动支付、云计算等移动互联网技术,不仅可以降低整体经济运行的信息成本,减少个人之间的信息鸿沟,还能通过搭建遍历的数据信息后台来降低商业经营成本,以帮助拉美庞大的非正规经济逐渐正规化。

在电信基础设施上,从2000年初开始,中国的华为、中兴已经逐渐进入到拉美的基础电信市场。在超过14个国家,华为已经成为该地区的电信基础设施的核心部分。

在移动终端方面,根据yeahmobi的研究报告,2014年拉美地区 移动手机用户达到4.39亿,手机普及率72%,高于全球手机51%的覆盖率;但是拉美地区智能手机普及率仅为24%,低于全球智能手机38.5%的普及率。这个发展的缺口正在吸引中国企业赴拉美投资。中国的小米、联想、华为等都已经进入到了拉美市场。其中,哥斯达黎加媒体《共和国报》今年6月报道,中国手机逐渐占领了哥市场。目前,哥斯达黎加销量前三的手机品牌均来自中国。

在互联网经济上,中国的三大互联网巨头都在经济培育当地市场,将中国国内的互联网经济模式进一步移植到拉美。2014年10月,百度收购巴西最大本土团购网站Peixe Urbano,短短半年时间Peixe Urbano就击败Groupon成为巴西第一大团购网站。

三是拉美的工业经济升级仍处于上行周期,正好对接中国的产能转移。通过经贸合作区、自由贸易区、出口加工区和工业园区等模式,中国和来美之间在清洁能源、新型建材、石油化工、汽车、钢铁、农产品、港口物流、信息技术等八大领域有着广泛的合作前景。

不过,同2010年满眼是发展机会不同,如今中国企业在“走出去”时既关注机会,更关注风险。拉美的金融波动风险、劳工保护体制风险、政府更迭风险对于成长中的中国投资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短期办法解决不了长期问题,所以中国企业应该沉下心设计好深耕拉美的长期规划。

和拉美有紧密联系的西班牙,其对拉投资就曾经历多轮变化。西班牙对拉美的投资在上世纪90 年代中后期到2000 年期间的增长十分迅速, 曾一度达到拉美整体FDI 流入的25%。但从2000年开始,由于阿根廷经济危机的影响,以及西班牙需要整合消化此前在拉美的并购以实现本土化,西班牙对拉美的直接投资出现下滑。这种投资低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2006 年才开始恢复。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随着西班牙国内经济的不景气,西班牙重新强化对拉美的投资,而拉美也成为西班牙主要海外收入的来源,西班牙和拉美的经济融合进一步深入。一个例证是,位于欧洲银行顶端的西班牙的BBVA银行、桑坦德银行不惜把经营网点植入到了拉美的广大农村。深深扎根拉美经济不仅这两家西班牙银行带来了稳定的收入,庞大的网点设置也搭建了这两家银行未来向互联网金融转移的平台。

作为跨国投资的后来者,中国可以从西班牙的拉美投资经历中吸取经验,以长期投资的冷静心态来应对拉美市场的短期波动。同时,借助欧洲金融危机所带来的全球产业调整机会,中国的资本可以通过并购借力欧洲,特别是通过已经在拉美有成熟体系的西班牙、葡萄牙等企业搭桥进入拉美,这往往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事实上,中国的国家电网、中国长江三峡集团早已走上了这条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