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后危机时代吸金:中西部多城迅猛 深广判若云泥

“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或者叫“资金总量”,是一个地区或者城市经济运行的结果,也是经济运行的动力之源。在中国,城市资金总量反映的不仅是自身GDP的数量,在很大程度上也跟这个城市在区域的辐射影响力紧密相关。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我国区域经济发展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总体上看,在沿海发达地区加快转型升级的同时,中西部通过承接产业转移,区域经济发展大大提速。后金融危机时代,到底哪些地方发展更快?这其中,资金总量是一个重要的参考指标。

《天和网日报》记者通过对各主要城市7年来资金总量增速的统计发现,后金融危机时代,资金总量增速最高的是一线城市深圳,增幅超过了300%。此外中西部一些近年来经济增速较快的城市如重庆、长沙、成都、郑州等,资金增速也名列前茅。相比之下,增速较慢的是如佛山、温州、无锡、东莞等传统制造业城市以及大连、太原等来自能源重化省份的城市。

这些城市为何增长快

这其中,深圳7年增幅达到了305%,增速在各大城市中遥遥领先,资金总量超越了广州,上升至全国第三。

数据显示,2008年,深圳的资金总量为14260.9亿元,仅相当于广州的84%左右。但其后深圳资金增速逐渐加快。2013年,深圳资金总量达到33943.15亿元,而同期广州为33838.2亿元,深圳首次超越了广州位居第三。

2015年,在股市和楼市热的带动下,深圳的资金总量更是高速增长,总量达到57779亿元,是同期广州的1.35倍。

而广州之所以被深圳超越并被拉下较大距离,一方面是深圳增速太快,另一方面也跟自身资金总量增速较慢有关。7年来,广州资金总量仅增长了153%,增速不仅在主要城市中比较靠后,更是只有深圳的一半, 也远不如北京和上海。在四大一线城市中,广州的增速最慢。

广州市社科院研究员彭澎对《天和网日报》分析,广州相较其他三个一线城市资金增长缓慢,有几个主要原因,一是这些年广州的房地产市场比较温和,目前广州的房价仅为其他三个一线城市的一半左右,因此沉淀的资金也相对比较少。

其次,北京、上海和深圳的上市公司都比广州多很多,这些地方都是基金、私募等金融机构最集中的地方。这些年广州在创新产业、新兴产业的发展方面比较落后,产业结构转型缓慢也影响了资金的聚集。

深圳之外,增速比较靠前的还有兰州、成都、长沙、南宁、重庆、郑州等城市,这些城市大多是中西部的省会城市(直辖市)。包括重庆、长沙、成都、郑州等城市在内,能源重化工业占比较少,再加上这几年产业布局和调整较好,产业结构比较均衡,吸引了珠三角、长三角大量企业转移落地。比如制造业里面,装备制造、高新技术发展都比较不错。

例如,重庆市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6年一季度,全市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2%,高于全国水平4.4个百分点。从主要行业看,一季度全市规模以上工业39个行业大类中36个保持了增长,占92.3%。从企业效益看,1~2月,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主营业务收入2984.54亿元,增长7.3 %,实现利润总额176.19亿元,增长26.2%,高于全国水平21.4个百分点。

“随着沿海的劳动力和土地等各种成本要素的提高,原来面向出口的很多产业如笔记本电脑等产能,纷纷转移到中西部的成都、重庆、郑州等地。”彭澎说,在拓展内需的过程中,中西部的城市直接面向内需市场,更具后发优势。

此外,自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投资在经济稳增长的作用不断凸显。尤其是中西部来自国家的基础设施投资资金比较大,这个过程中也给民营企业带来不少机会。

制造业城市表现萎靡

与增长较快的城市相比,增长缓慢的城市则主要来自两大类,一类是佛山、温州、东莞、无锡、宁波等外贸出口和传统制造业城市,另一类城市则主要是石家庄、太原、哈尔滨、大连、沈阳等来自能源重化地区的城市。

其中,佛山7年来资金总量增幅只有108%,温州只有125%,东莞也只有127%,位列主要城市后三位。此外,无锡也只有140%。

这其中,2008年发生的金融危机对这些外贸明星城市影响深远。广东省外语外贸大学教授肖鹞飞对《天和网日报》分析,世界经济2008年后进入到低速增长阶段,国际需求低迷有长期化的趋势,预计这种低迷的趋势至少要持续十年的时间。再加上金融危机之后,各个国家开始了再工业化过程,对外部的需求有所减少,因此外贸出口已经处于“临界点”,不可能再现2008年之前高速增长的盛况。

另一方面,随着土地和劳动力等各种生产要素成本的提升,传统外贸明星城市的很多制造业都陆续迁往东南亚和内地。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说,目前我国传统制造业面临资金周期的挑战,比如随着劳动力、土地、环境等各种成本的提高,制造业的利润大幅摊薄。

“2008年之前这些城市出口增长快,聚集的财富、现金流非常多,但是现在出口下滑等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很难改变,这些传统制造业城市的很多企业家都在缩减产能,或者干脆去买房子,影响了这些城市的资金聚集。”彭澎说,现在这些城市也正在积极想办法转型,包括推出“机器换人”等,但仍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丁长发说,目前我国制造业大多是‘大众化’的,核心竞争力仍然欠缺,因此很多人跑到海外购物。由于实体制造业缺乏核心竞争力,在成本大幅飙升的情况下,很多资金离开制造业,转移到大城市的楼市等领域。

另一部分增速较慢的城市则包括石家庄、太原、哈尔滨、大连等来自能源重化省份的城市。近几年随着能源价格的走低,这些省份的经济受到很大影响。尤其是东北等地大多是计划经济色彩比较浓厚的地区,产业结构不太合理,重工业多、轻工业少,导致东北就业不足,人口南下。就业不足导致社会民生对财政的依赖度加大,经济发展难度加大,因此资金增长也比较缓慢。

表1:2008年以来广、深资金总量变化(单位:亿)

城市

2008

2010

2011

2012

2013

2014

2015

广州

16929

23954

26460.8

30186.57

33838.2

35469.29

42843

深圳

14260.9

21938

25095.78

29662.4

33943.15

37350.5

57779

 

表2:主要城市7年来资金总量增幅

 

城市

2015本外币存款(亿)

2008年数据(亿)

7年增幅

深圳

57779

14260.9

305%

兰州

7946

2156.29

269%

成都

30321

8317

265%

长沙

14065

3869.21

264%

南宁

8258

2320.48

256%

重庆

28778

8102

255%

郑州

17445

4916.4

255%

南昌

8534

2471

245%

厦门

8876

2727.14

225%

西安

18036

5711

216%

南京

26471

8562

209%

武汉

19393

6497.92

198%

北京

128572

43980.7

192%

上海

103760

35589

192.00%

苏州

25231

8800

187%

天津

28149

9954

182%

福州

11315

4026.16

181%

昆明

11940

4267.47

180%

济南

14174

5128.6

176%

青岛

13155

4896.29

169%

杭州

29863

11333

163%

沈阳

14035

5404.8

160%

宁波

16175

6353.6

155%

广州

42843

16929.47

153%

大连

13864

5535.2

150%

哈尔滨

9851

3974.8

148%

无锡

13181

5483.85

140%

太原

10830

4524.35

139%

石家庄

9800

4112

138%

东莞

9968

4400

127%

温州

9577

4262.31

125%

佛山

11867

5713.95

108%

       

(注:昆明、石家庄的数据为人民币存款余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