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中国环保部长为何对这个德国小城感兴趣

坐落于德国西北部的小城博特罗普市,并不为德国人所熟知,却引起了中国官员的兴趣,因为这座依赖煤矿资源的鲁尔区小城市,正华丽地蜕变为一个真正的城市实验室,吸引企业在这里进行各种节能创新技术试验。

5月底,在博特罗普市一个公园里的餐厅里,带领当地人走上创新城市之路的博特罗普市长贝恩德·蒂施勒(Bernd Tischler),略为兴奋地告诉《天和网日报》记者,“我不久前和你们的环保部部长见过面,他对博特罗普城市转型很感兴趣。我们还与河南省煤矿城市平顶山市签订了一个意向合作协议,双方互相交流城市转型的经验,并促进两地企业到对方城市开拓市场。”

图为博特罗普将于2018年关闭的一家煤矿工厂

能源城市转向创新实验地

博特罗普市是德国北威州的一座直辖市,位于该州鲁尔工业区西北部,凭借丰富的煤炭资源,博特罗普市快速发展,人口从5000多人增长至如今约12万,煤炭产业成为当地的经济支柱。

但和鲁尔区其他城市一样,博特罗普市严重依赖煤炭资源发展之路走不通。

20世纪60年代,世界能源结构巨变,廉价的石油、天然气成为能源的主流,煤炭在能源中的地位被大大削弱。而当时鲁尔区浅层煤矿挖掘殆尽,导致开采难度加大继而成本增加,许多煤矿被迫关闭,鲁尔区遭遇到严重的“煤炭危机”。随之而来的是,煤炭问题又对钢铁行业产生连锁效应,钢铁企业纷纷转移,搬到沿海城市或其他国家,鲁尔区又遭遇到严重的“钢铁危机”,这迫使鲁尔区开始了转型之路。

蒂施勒告诉记者,当地煤炭开采成本大幅增加和采煤导致环境问题都是城市转型的重要原因。上世纪80年代,博特罗普市就开始了转型之路,2018年当地将关闭最后两座煤矿,而创新成为这座能源城市顺利转型的关键。

2009年开始担任市长的蒂施勒,带领市民走上一条创新城市之路,而铺路石就是一个称作创新城市鲁尔区的项目。

这个项目来自鲁尔区一个约70家公司组成的小组,于2010年初推出了未来城市的气候竞赛。选拔过程中有包括博特罗普市在内的16个申请城市,11月,独立陪审团最终选择了博特罗普市。包括西门子等公司将为该市转型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

创新城市鲁尔区项目的目的是,重新建立工业市区,项目计划运行十年(2020年底结束),十年内将二氧化碳排放减半,同时提高居民生活质量,其中更新建筑群的能源效率是一大关键。

蒂施勒自豪的告诉《天和网日报》记者,这个项目在德国相当成功。

他给出一些数据来佐证。自2011~2015年的5年内,博特罗普市二氧化碳排放量已经降低了38.1%,他相信未来五年能够实现12%的减排量,从而达到十年减半的目标。年均能源现代化率(3%)高出德国平均水平(0.8%)三倍。失业率低于北威州平均水平。

通过这个项目,博特罗普市正被打造为企业创新的实验室。

蒂施勒称,创新城市鲁尔区希望成为气候保护和能源效率相关新技术或产品开发与应用的引擎,博特罗普市将自己看做一个“真实实验室”。目前许多公司开始在当地应用它们的技术,并用这座城市来展示它们的创新结果。

节能环保的创新试验场

房地产商VIVAWEST集团就是市长口中的将当地作为创新技术试验的一家公司。过去几年,它在博特罗普改造了四个意在节能的“未来之屋”。

《天和网日报》记者参观了其中一套“未来之屋”,这栋建于1963年的三层楼房2014年10月经过改造后,人字形的屋顶和一侧墙面装上了黑色的太阳能光伏板,加宽并换成三层玻璃的窗户能够增加采光面积,保持屋内温度,并防潮。在地下室,几套设备加上地下泵可以让房屋利用地热,来加热冷水,冬天还能供暖。而这栋房屋更多的节能还体现在通风系统设计、节能灯、节能洗碗机等低耗能设备的采用,以及智慧家居应用等方面。

未来之屋

“未来之屋”项目负责人Jung先生告诉本报记者,经过改造后的一年观察,这栋房子通过太阳能和地热产生的能量高于房屋本身消耗的能量,产生的电量减去用电量后富余5000千瓦小时,大约相当于该房屋一年所需28%的电能,住在房子里的租户几乎花电费,富余的电力还可以给电动汽车充电。这个结果大大好于预期,再经过一年观察,这些节能技术将可以复制推广到其他房屋。

不过,“未来房屋”改造成本惊人。Jung先生介绍,这栋房屋改造每平米造价1900欧元,公司要收回成本需要出租该房屋25年。

同样把博特罗普当做实验新技术的公司还有欧洲领军粉煤灰企业STEAG电力矿业集团,它们开发的一款名为Photoment产品,它在被用于建筑物表面(如铺路石)时,经过光照后会发生光催化反应,可以将汽车等排在空气中的有毒气体氮氧化合物转化为硝酸盐,附在建筑物上的灰尘颗粒更容易被冲刷走,实现自我清洁。

STEAG销售经理Dennis Pannen表示,目前公司在博特罗普利用photoment技术加工的铺路石,来帮助减少空气中有害氮氧化物粒子的水平。氮氧化物粒子转化率高达30%,高于同类竞争产品,而且抗压、抗冻、耐磨能力都满足铺路石的要求。而且,这种技术应用的产品潜在范围比较广,比如外墙抹灰、路面表面、屋顶瓦等等,公司也正在申请这些技术专利。

蒂施勒表示,作为一座小城市,博特罗普非常适合快速实现好想法,在这里我们有许多技巧,决策过程也非常明确。项目对所有人开放。尤其是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博特罗普向所有公司敞开大门。

更多的节能环保创新技术在当地被试验。比如当地拥有的德国最大的一家污水处理厂正探索通过蒸汽涡轮机、风电、热电联产能源站等方式,计划于2017年实现工厂电力自给自足。

成功秘诀和就业挑战

博特罗普的创新城市转型之路走的很顺利,已经有来自世界各地300个访问团去那里“取经”,而这一创新城市模式也正在被复制到鲁尔区其他一些城市。中国官员也对博特罗普转型模式感兴趣。

蒂施勒回忆,今年5月在和中国环保部部长的见面中,部长抛给他几个问题,比如创新城市转型之路是如何得到市民的支持?如何让市民积极参与到具体项目中?鲁尔工业区在转型过程中,需要关停大量煤矿工厂,如何解决工人就业问题?

的确,一座城市转型,获得市民支持非常重要。

蒂施勒告诉《天和网日报》记者,创新城市项目推出获得市民支持非常重要。我们的市民非常积极向上,我将政府的方案和计划告诉市民后,有很多市民积极响应,2万市民签名支持这个项目,他们也希望改变。我们的市民还告诉我们,他们为作为这种典范工程的一部分而感到骄傲。

博特罗普创新城市项目负责人克劳斯·穆勒向本报记者介绍,当地已经有1500户居民改造私人房屋,让其更节能环保,当前计划是1万户旧房进行改造,未来将一步步完成。为了支持居民参与房屋改造项目,居民私宅改造每花7欧元,政府会补贴1欧元。政府将具体补贴标准详细地公布在网上,居民可以方便的了解。

克劳斯·穆勒告诉本报记者,其实当地在关停煤矿时也遭遇了煤矿工人的大规模示威游行,后来政府和工会坐在一起,共同商量应对之策,最后确定用13年的时间(2005年到2018年)来逐步关停煤矿,并给矿工转型提供培训,培训费用来自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这笔费用其实就是以前补贴给煤矿的费用。

蒂施勒在向本报记者分析博特罗普市创新转型最重要的因素时,认为最为关键的是将企业、政策和科技都联系起来,摒弃了部门利益,所有部门联合起来推进城市转型。

这得到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GTAI)能效专家海宁·埃勒曼认同。埃勒曼告诉《天和网日报》记者,每个创新城市或智慧城市建设中,都会面临一个问题,即各个不同管理部门局限在自己的视野中,难以统筹推进。而博特罗普很好地处理了这个问题,这一方面是因为城市规模小,另一方面是因为当地市长非常支持创新城市项目建设,他将所有相关项目都集中起来,统筹考虑规划。

蒂施勒告诉本报记者,在创新城市建设之前,各个部门如交通、能源等管自己那块儿,而为了把政府部门、企业和居民联合起来建设创新城市,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达成一个共同目标,虽然达成共同目标的动机不一,比如企业希望得到更广阔的市场,居民希望提高自己的生活质量,而政府希望城市可持续发展,但大家都希望创新城市得到更好的发展,因此能一起努力。

不过,蒂施勒也担心转型带来的就业挑战。按照计划,2018年当地最后两座煤矿关闭,这意味着约5000人需要找到新的工作,而目前创新城市推进带来的就业岗位远远达不到这个标准。

GTAI专家埃勒曼表示,博特罗普在建设创新城市侧重于有效使用能源,在推进创新城市建设时会和当地投资促进局紧密配合,吸引企业来当地投资,以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

蒂施勒希望,加强和中国合作,欢迎中国相关企业来博特罗普投资,加入城市的创新建设。另外,也希望在中国找到和博特罗普目标一致的城市,互相交流合作。

去年8月,河南平顶山市市长张国伟在接见蒂施勒等来自鲁尔区的3位市长时,希望学习鲁尔区转型经验,建立城市间的交流合作平台,使平顶山市少走弯路,顺利实现转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