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新技能get!从小学生人数变化看出城市吸引力

哪些城市的投资机会更好?关键还在人口。研究表明,能赢得增量人口的城市,商业机会大大增加,房价也更有支撑。而实打实的小学生数量变化也更能反映出各个城市的吸引力变化。

小学生数据的背后

人口流动中,小学生数量变化是一个很好的指标。地产研究者刘晓博认为,全国小学入学率接近100%,而且小学生数量是“数人头”数出来的,不是抽样调查出来的,更不是估计出来的。因此,小学生数量变化与城市吸引力变化关系密切。

随着城市化的加快,民众生育意愿降低,近些年全国小学生数量也呈现逐渐下降的趋势。统计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小学生在校人数为10331.5万人。7年过去后,2015年,这一数据为9692.2万人,7年间减少了639万人,下降了6.19%。

不过,一般来说,经济发达的城市凭借优质的社会公共资源和良好的就业机会对流动人口形成了强大的吸引力,大量的流动人员到大城市后,融入大城市的愿望十分强烈。因此,对核心城市而言,其中的大部分会跑赢全国平均水平,为正增长。

那么哪些核心城市的小学生数量增长最快呢?《天和网日报》记者通过对过去7年33个主要城市的小学生数量变动情况研究发现,深圳、郑州、上海总增量均在20万以上。从增速来看,厦门、深圳增长最快。而东北的大连、哈尔滨、长春则下降明显,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需要说明的是,由于各地的统计数据发布不尽相同,有个别城市存在统计口径方面的差异。比如成都2008年的数据为中小学在校生的数据,为了更具可比性,因此2015年的数据中,计算了中学生和小学生数量之和;大连为义务教育阶段的数据;福州和长春由于2015年的数据不详或者未发布,采用了2014年的数据。此外,由于部分重点城市的数据不够透明,没有纳入统计。

深圳、郑州、上海增量大

从2015年的小学生数量来看,重庆的小学生数量最多,达到207.33万人,因为重庆总人口达到3000万,相当于一个中等省份,因此其他城市与重庆没有太大可比性。

在重庆之后,四个一线城市的小学生数量最多。这其中,广州在四个一线城市中排名榜首,深圳紧随其次,然后是北京、上海。值得注意的是,以常住人口看,上海和北京两座超一线城市,常住人口都在2000万以上,比广深高出了1000万左右。不过广深的小学生数量却超过京沪。

广州的小学生数量更多,跟外来人口子女就学占比更高有关。中国教育在线发布的《2015年基础教育发展调查报告》显示,2014年,北京小学阶段非本地户籍学生比例达到44.9%。广州占比56.3%,比北京高出11.4个百分点。目前北京外地常住人口占 37.9%,而广州这一比例为36.73%。广州的外来人口随迁子女入学的比例更高。

从增量来看,过去7年,有三座城市的小学生超过了20万。其中,深圳的增量最大,7年间增加了27.89万人,郑州和上海紧随其后,增量分别达到了22.2万和20.81万。东莞和北京分列四五位,增量均在19万左右。此外,泉州、合肥、石家庄、长沙和厦门增量也都在10万以上。

33个城市中,有10个城市的在校生数量出现了下降。其中重庆下降的量最大,7年间减少了17.06万。其中重庆主城区只有1000万左右,大量的人口分布在区县,在城镇化的过程中,区县的人口除了有一部分流向主城区外,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口流向了外省,尤其是东南沿海地区。因此小学生数量也在减少。不过,重庆主城区的常住人口和小学生数量也在不断增加。

厦门、深圳增速快

如果从增长率来看,过去7年间,厦门是小学在校生增长最快的城市,达到了58.29%。当然作为经济总量仅位列全国第51位的二线城市,厦门总人口较少,基数也比较小,因此增长率比较高。近几年厦门的房价快速飙升,厦门房价目前超过一线城市广州,仅次于北上深,稳居全国第四。

同为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的海滨城市,厦门与珠海、海口、三亚等城市一样,都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前来置业。不过,珠海、海口等并没有像厦门一样出现小学生数量的高速增长。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认为,厦门的城市环境、教育水平在福建省是首屈一指的,周围地区很多人为了让小孩获得更好的教育,通过在厦门购房置业,将小孩送到厦门读书。

在厦门之后,排名第二的是一线城市深圳,7年来小学在校生增长率达到了47.6%,是增速最快的一线城市。毗邻深圳的东莞增长率也达到36.08%,位居全国第四。这也说明,深圳自身的高速增长带动了周边的东莞、惠州。

当然,类似东莞、泉州等传统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城市,在校生数量的快速增长还有一个重要的背景在于,近年来随着用工荒的加剧,这些城市的用工短缺问题十分突出。为了留住外来务工人员,这些城市采取了一系列举措,让外来务工人员更好地融入所在城市,包括解决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就学问题。

除了深圳,几个一线城市的表现不尽相同。上海和北京的增长均比较高,达到了35.24%、28.79%,增速分列第5和第9。相比之下,广州只增长了8.69%,在主要城市中比较靠后,而过去几年广州房价增长幅度也远远小于北上深和部分二线城市。此外,广州旁边的佛山也仅增长9.69%,落后于东莞。

当然,在增速前十名的城市中,中部城市郑州和长沙的表现颇为亮眼。其中,郑州7年在校小学生增长率达到了39.02%,增量和增速都高居全国前三。常住人口超过9000万的河南省城镇化还有很大的空间,郑州将可能吸引大量的人口进入,郑州也成为近两年来房地产市场广为看好的二线城市。而河南其他一些地市小学在校生明显减少。

不过,也有一些重点城市过去7年间小学在校生数量增长缓慢甚至负增长。在33个主要城市中,有10个城市出现了负增长,有8个核心城市的增速甚至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这8个城市主要分布在东北和中西部地区。这其中,过去7年,大连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在校学生数下降了15.33%。东北另外两个副省级城市长春和哈尔滨增速分列倒数第二和倒数第三。东北四大副省级城市中,只有沈阳高于全国水平,7年来增长了0.3%,实现了微涨。

与之相似的还有煤炭大省山西的省会太原,7年间下降了7.45%。这里面的原因在于,像太原以及大连、长春、哈尔滨等城市来自能源重化工业省份,近几年随着能源价格的走低,这些省份的经济受到很大影响。而且,东北等地大多是计划经济色彩比较浓厚的地区,产业结构不太合理,重工业多、轻工业少,导致东北就业不足,人口流向南方。就业不足导致社会民生对财政的依赖度加大,经济发展难度加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