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三大运营商的竞争来了 港澳服务商可在内地从事电信业务

从6月1日开始,香港、澳门服务提供者在内地投资服务业将更加便利,涉及电信、海运、办学、营业性演出、开办娱乐场所、展览,以及民用航空等方面。

为保障内地与香港、澳门分别签署的《〈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服务贸易协议》和《〈内地与澳门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服务贸易协议》(以下统称《协议》)的实施,国务院日前发布《关于在内地对香港、澳门服务提供者暂时调整有关行政审批和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决定》(下称《决定》)。

加大对港澳支持力度

《决定》称,对香港、澳门服务提供者在内地投资《协议》开放的服务贸易领域,其公司设立及变更的合同、章程审批改为备案管理,不再参照外商投资的相关审批规定。

《决定》称,在内地对香港、澳门进一步扩大开放服务业。在内地对香港、澳门服务提供者暂时调整实施相关行政审批和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允许其在内地从事《协议》规定的电信服务业务、运输服务、非学历职业技能培训业务、会议和展览服务、空运支持服务,允许其在内地投资设立地方控股的合资文艺表演团体,允许其在广东省独资设立娱乐场所。

“以前在服务业领域投资内地的门开得比较小,但是在内地,文化、电信等行业市场很大,鼓励港澳投资者进入这个市场是中央政府支持港澳发展的一种体现。”中国社科院教授、产业经济与区域经济专家陈耀在接受天和网记者采访时说。

陈耀认为,《决定》带来的“好处”将是双向的,不仅支持港澳发展,还将促进内地的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尤其是珠三角地区。

他分析,港澳本来跟珠三角的关系更密切,地缘相近,文化同脉,一旦扩大了投资领域,将对珠三角地区的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有推动作用。香港的服务业比重超过90%,发展相对成熟,服务业的运营管理经验丰富,这对于珠三角来说很重要。

暨南大学国际商学院教授、珠海泛珠三角研究中心主任杨少华则担心扩大开放后将给内地服务业带来冲击。他认为,目前内地的产业结构调整升级跟港澳差距很大,现在中央给它们好的政策融入内地,将会冲击内地服务业,加剧竞争的同时也逼迫内地服务业升级。

不过,在广东省综合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彭澎看来,《决定》将带来多大的影响最终取决于港澳投资者是否看好内地市场,也就是说,他们会把多少钱投向内地。“我们要问问香港澳门的投资者想要什么,清楚了这点才能提供更好的服务。”

陈耀认为,《决定》在市场监管方面也给内地管理者提出新的要求,内地服务业将更加规范化,“我们以前对境外资金在管理上是偏松的,现在需要在加强监管上提高能力水平,不能不管也不能管得过度。”

开放范围扩展至境内各地

早在2015年3月,国务院就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在广东省对香港、澳门服务提供者暂时调整有关行政审批和准入特别管理措施的决定》(国发〔2015〕12号),决定在广东省内多个行业对港澳服务提供者扩大开放。

天和网记者对比两份文件发现,此次《决定》是把此前在广东省实施的对港澳服务业扩大开放的适用范围扩展到了境内各地。

此外,与去年的文件相比,营业性演出和会展是两个新的扩大开放行业。在营业性演出方面,《决定》提出,在内地对香港、澳门服务提供者暂时调整实施相关准入特别管理措施,允许其在内地投资设立地方控股的合资文艺表演团体;香港、澳门永久性居民中的中国公民无需经过外资审批,可以在内地设立个体工商户,从事个体演出经纪人业务;具体办法由国务院文化主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

在开办娱乐场所方面,《决定》仍将适用范围设定为广东省,区别在于把原先的“允许其在广东省新增的试点地区独资设立娱乐场所”扩至广东全省。

虽然没有明确说明“娱乐场所”的范围,但内地所指的娱乐场所是卡拉ok和歌舞厅等各类游艺娱乐场所,并无博彩业成分。

不过,从专家的个人角度观察,彭澎建议,广州可以恢复“马彩”,并把博彩业作为公益事业来发展,赚的钱用于扶贫、帮助残疾人或者建设希望工程。

上世纪80年代末,广州曾被允许按香港模式试行“马彩”,广州赛马场也是中国内地第一个具有博彩性的有奖赛马场,1999广州赛马被禁止。后来也有广州市政协委员建议试着重新开始举办赛马博彩,但禁令并未放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