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税 财政 税收 人物 名品 名表 珠宝 收藏 会所 游艇 财务 国际 国内 教育 移民 车界 财经 产经 金融 财富 旅行 高端 自驾 酒店 科技 探索 理财 资讯 机构 中介 社会 体育 理财 天和文化 天和旅游 天和科技 天河猎财

手机版

当前页面:天和网 > 财政 > 正文

省财政厅回应:服务的教师取得合理报酬

2019-08-10 20:17 来源:未知 热度: 0 /
省财政厅回应:服务的教师取得合理报酬





下午三点半,放学早、家长接送难,这道“三点半难题”,是很多家长心中的焦虑。

为破解“三点半难题”,浙江一直在努力探索。2018年12月,我省率先在全国省级层面出台了《关于进一步规范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更是力度空前。

“我对接孩子放学这事的感受,从‘心酸’‘心累’到‘心安’。”海宁的学生家长樊海雄算起了“三笔账”——孩子安全账、家庭和谐账、经济支出账,他为校内托管服务点了大大的赞。

政策有了,各地落地情况如何?如何提高服务质量、丰富活动内容?如何激发教师参与积极性?……过去三个多月时间,省政协教科卫体委赴多地深入调研。7月30日省政协举行的“加强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民生协商论坛上,这些大家关心的问题,省政协委员和界别群众代表帮你问了。

 

两位省领导和两位小学生

“叔叔阿姨好!”在民生协商论坛发言席后排,探出了个小脑袋,稚嫩的声音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这个戴着红领巾、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叫甘韵涵,是杭州西湖区保俶塔申花实验学校三年级小学生,也是此次参加论坛年龄最小的代表之一。

对于“放学后校内托管”的话题,她的感受更为真切。“我参加了晚托班,特别喜欢制作3D眼镜的科学实验。老师教我们用纸板画成眼镜,剪下来,把3D镜片装上,然后带我们看电影,里面有立体感,很好玩……”

“你家离学校远么?”

“不远。”

“你一个人敢回去吗?”

“我觉得可以。爸爸妈妈工作很忙,但又不放心,就上了晚托班。”

“你们是一个班级、一个年级,还是多个年级在一起?”

“一个年级。”

甘韵涵小朋友落落大方的回答,赢得了现场一阵掌声。

“好,下面请另一位小朋友来说说。”主持人省政协主席葛慧君说。

“我是杭州西湖区三墩小学二年级学生,我听参加晚托班的同学说,可以学做实验、做游戏,还可以踢足球。我也很想上晚托班。” 胡宇涵羡慕地说。

“你最喜欢什么课?你怎么没有报晚托班呢?”葛慧君问。

“我最喜欢打篮球。我妈妈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下了课我就待在她办公室,她今天也来了,就在这!”胡宇涵说着就指了指他的妈妈。

小朋友可爱的话语把大家都逗乐了。两位小朋友的心里话,引发了与会人员的思考。

 

托管服务需要各方共同关心

4月以来,省政协部分委员和专家,先后赴杭州、嘉兴、绍兴、丽水等地开展“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调研,听取各方意见建议。

从调研来看,截至6月底,全省已有83个县(市、区)推开小学放学托管服务,有2428所小学实施托管,占全省非寄宿制小学(包括非九年一贯学校)总数的74.09%。有的县(市、区)实现了所有小学校内托管服务全覆盖。但目前还存在工作推进不平衡、不同群体在认识上还有偏差、保障措施不到位、服务质量有待提高等问题。

为了参加这次民生协商论坛,省政协委员陈洪春把桐庐的22所农村小学校长挨个联系了一遍,发现农村地区对“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需求也非常大。省政协委员沈清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政策很人性化,各地各校托管服务时间普遍在2小时左右,托管时间与家长接送基本实现无缝对接。

会上,省政协委员卢真金也一针见血地指出托管存在的个别现象,“政府和民办机构很主动,学校和教师还比较被动。主要体现在,校内托管服务的制度还不够完善,教师参与托管服务的积极性不够高。”

“低年级教师是承担校内托管的‘主力军’,但他们大多是女性,参加轮班和照顾家庭之间存在较大矛盾。”省政协委员颜瑶卿说。

界别群众代表纪驭亚也在调研中发现,有部分学校的教职员工平均每周参加学后托管三次,最多的每周五次,增加了教师负担。

省政协教科卫体委的调研显示,各地教师参与托管服务工作量多少不一,普遍的是每位教师每周参加1-2次。多的如平阳、永嘉,平均每人每周达3.8次,负担较重。

如何激发教师参与托管服务的积极性?省政协委员徐美珍建议,浙江可参照福建的做法,学校老师参与学后托管的工作津贴不纳入绩效工资总额,提高教师的待遇,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

省政协应用型智库成员侯公林教授不无担忧地说,“托管服务,不应该都交给教育部门承担,否则教育部门压给学校,学校压给教师,让教师8小时工作时间外额外提供托管服务,教师负担很重,可能引起公立学校优秀教师的流失。”

他建议,统筹民政、妇联等部门以及社会各种有效资源共同参与托管服务。

甘韵涵爸爸甘先生告诉钱江晚报记者,他和爱人平时工作较忙,以往接送孩子的事都交给了老人,后来老人也有自己的安排,“三点半难题”就一直困扰着他。从学校了解到,针对接送困难的情况,可以参加“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名额有限,设有一定门槛。“我们家的情况符合要求,在三年级的时候,报了学校‘晚托班’。”甘先生说,自从孩子上了学校“晚托班”之后,不仅解放了家长,孩子也很开心,学校老师会给他们准备丰富多彩的活动。

甘韵涵学校的老师杨悦告诉记者,她是一年级托班的班主任,“一年级有5个班,最后参加‘晚托班’的孩子有30个,刚好一个班。” 杨悦说,从她了解的情况来看,家长对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的刚需很大。

“周一到周五,有3至5个年轻教师值班,每天都会给他们准备不同的课外活动,像教他们种菜、手绘等,孩子们比较喜欢。”杨悦说。

如何激发教师的积极性?省和省人力社保厅的相关负责人积极回应。

财政厅相关负责人表示,“支持参加托管服务的教师取得合理的报酬,这个态度是明确的。但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是具有公益性、非普遍性的托管服务,托管成本要建立合理分担机制,由于县域之间的不平衡,具体实施由县级教育共同负责,并由实施学校加强经费管理。托管学校要用好相关政策。”

省人力社保厅相关负责人回应,《关于进一步规范小学放学后校内托管服务工作的实施意见》中已经明确:各地人力社保、财政部门对参与托管服务的学校要适当增加绩效工资总量。

“其中,核增绩效工资总量和不纳入绩效工资总量表述不同,但实质是一样的,都是在正常的总量外,单独给教师参与托管服务工作发放劳务报酬,并给予适当倾斜。在核增学校绩效工资总量时,考虑到各地开展托管服务的收费差异、教师的收入水平不同、具体的管理办法不同等,具体由各地人力社保、财政、教育部门制定操作细则。”该负责人补充道。

上一篇:财政收入出炉:广东居首 山东第5
下一篇:没有了
天和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章及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热词搜索:

频道总排行

热门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