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城 - 天和网

【观察】中国制造业升级,低端行业也有空间

从2010年至2015年,中国工业增加值增速从12.6%降至6.1%,增速腰斩的背后,也反映出中国制造业传统扩张式发展道路越走越窄,中国制造业亟待突破大而不强旧格局。

作为工业4.0时代的一大标签,机器人产业的发展无疑为中国制造提供更好的助力。如今,机器人技术已经愈加成熟,它们变得更加灵活且智能。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邬贺铨院士告诉黄金城 - 天和网记者,随着运行算法的革新,未来时代的机器人将会更加“聪明”。

例如,刚刚被中国厂商美的收购的欧洲机器人设备制造商库卡提供生产的机器人就具备相互沟通的能力。这些机器人可以在一起合作,根据生产线上的工序调整自己的行动。这些机器人还搭载了先进的传感器和控制单元,能与人类进行紧密的合作。

实现与工业4.0,中国制造业还需补课

面对国外制造业技术的提升,中国也在制定符合自身的制造业升级计划——“中国制造2025”。而在前不久来华访问的德国总理默克尔面前,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强调希望实现中国制造2025与工业4.0的对接。只是,中国制造业发展水平,目前有些参差不齐,“目前国内还没有完全达到工业4.0级别的制造型企业,大都是一些零碎概念的呈现。”徕斯机器人原高级经理屠崴告诉黄金城 - 天和网记者。

而来自西门子中国的吴峰(化名)告诉黄金城 - 天和网记者,他曾经来上海参加过几次机械工业展,他最明显的感受就是中国制造业的基础还是比较薄弱,高端设备还是来自于西门子、通用等国外厂商。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制造业确实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

工业4.0俱乐部秘书长杜玉河告诉黄金城 - 天和网记者,目前,中国相当一部分企业还处在“工业2.0”的阶段,因此需要推进工业2.0、工业3.0和工业4.0并行发展道路。

制造业升级“加速度”谨防光伏泡沫重演

中国制造业虽然发展水平参差不齐,但却并不缺乏“弯道超车”的决心和勇气。随着工业机器人时代的到来,中国也正逐步形成沈阳、重庆、上海和广州四大机器人产业聚集地。其中,重庆号称要打造“中国机器人之都”,而业界向来也有“北新松”、“南广数”的说法。上海更是云集了ABB、库卡等世界巨头,在研发、集成、应用等方面占尽优势。这四大区域,每个产业集群至少都是千亿级别。但是并不是只有这四个城市有抢占机器人产业制高点的雄心。

据记者梳理发现,仅今年,已经有多达77个地方政府纷纷推出扶持机器人行业的计划。深圳市政府计划每年出资7600万美元支持机器人行业,广东省政府计划今年出资5500万美元,所有的投资都将用于企业补贴和工业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

与此同时,首期规模200亿元的先进制造业产业投资基金近日落地,投资先进制造业、传统产业升级和产业布局的重大项目,加快培育高端制造业,促进传统制造业优化升级,助力制造业强国建设。政策的大力扶持与资本力量的介入都预示着一个新的产业将在中国爆发。

但是,福卡智库首席经济学家王德培认为,大部分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包括中国,都达不到美日德这样老牌工业国家的工业化水平,它们营造的是一条“更低更矮”的抛物线。为了弥补差距,我国对购买机器人的企业给予不同程度补贴,来促进传统产业大量使用机器人,这种弊端非常明显:由于机器换人计划与扶持本土机器人政策脱节,机器换完了,当地的机器人产业并没有发展壮大起来。而刚发展就补贴的模式,很有可能将机器人产业带到光伏产业泡沫的老路。

低端制造业仍有发展空间

低端制造业在中国生存日益艰难,造成大量企业开始踏上外迁的旅程。越来越多低端制造业企业在离开中国之后开始前往东南亚、非洲和少数拉丁美洲国家。美国地缘政治智库Stratfor近日绘就一幅中国制造业外迁之后可能选择的落脚点。

图片来自于Stratfor智库

IBM商业价值研究院发布的《中国制造业走向2025》研究报告中显示,中国制造业企业同时面临着内部挑战和外部环境变化的双重压力。从企业内部看,生产成本上升、研发投入不足、生产组织方式较为传统都是目前亟待解决的具体问题。从外部环境看,消费者具有更大的主导权,大数据、云计算、移动、社交化、3D打印、机器人等技术发展将颠覆旧有的制造模式,跨界融合、制造业服务化的趋势也日益显著。

那么在中国制造2025迅猛推进的过程中是否真的没有低端制造业发展的空间?华泰证券高级研究员薛鹤翔向黄金城 - 天和网记者表示,低端制造业并不可怕,关键是需要找寻到自己在未来制造业升级中的位置,核心就是增加低端制造业中的技术比重。而徕斯机器人原高级经理屠崴也告诉黄金城 - 天和网记者,低端制造业继续留在在中国本身并没有错,中国巨大的体量和市场需求足以支持低端制造业继续留在中国,如何将其整合进中国制造转型升级的大潮当中去才是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