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状告《壹周刊》6年仅获赔300万 霸王急觅转型路

导读

陈启源确认公司正在申请牌照,“现在霸王已经将总部迁移至南沙,以尽快获得直销牌照。”

本报记者叶碧华实习记者廖芷菁广州报道

历时六年的霸王状告《壹周刊》诽谤案终于尘埃落定。

5月23日下午,香港高等法院经过39天审讯后,最终裁定被告壹周刊出版有限公司败诉,须向霸王赔偿300万港元,并向原告赔偿八成诉讼费。

“我感到很遗憾和失望,甚至有一点不公平。但毕竟我们是上市公司,要尊重独立董事的意见,由董事会最终决定是否继续索赔。”24日,霸王集团(01338.HK)主席陈启源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事实上,由香港《壹周刊》触发的“二恶烷”事件给当时风头正劲的霸王洗发水带来了灭顶之灾。事件爆发至今,霸王集团已连续亏损6年。去年,霸王集团营业额2.32亿元,同比下滑21.2%,亏损1.07亿元。

去年刚从母亲万玉华手中接棒的霸王集团首席执行官陈正鹤告诉记者,今明两年霸王将以稳为主,公司的重心将放在提升利润上,为此霸王已彻底砍掉凉茶业务,并将切入母婴领域,加速渠道转型。

“二恶烷”案获赔300万

2010年7月14日,香港《壹周刊》刊登一篇以“霸王致癌”为标题的报道,内容直指霸王旗下两款中草药洗发露和洗发水内,致癌物质二恶烷超标。

鉴于影响巨大,国内相关主管部门迅速介入。三天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先后官网上通报确认,通过抽检样品发现,霸王洗发水样品中二恶烷的含量水平不会对消费者的健康产生任何危害。

但事件仍然对霸王带来了严重影响。当日报道刊登之后,霸王股价急挫最多18%,下午更要停牌,单日市值已经蒸发24亿港元。

“打击最大就是当时我们跟他去辩论。辩论越多,促进力就越多,很多人抱着‘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最后导致都不敢用我们的产品。”陈启源坦承,公司当时在危机事件的处理上确实缺乏经验。为了挽回损失并证明清白,霸王集团最终将香港《壹周刊》告上法院,并索偿逾5.6亿港元。

在这场长达六年的诉讼中,控辩双方集中对二恶烷是否致癌、内地媒体的转载以及巨额赔偿金三大争议互相质疑。

《壹周刊》的毒理专家表示,根据欧盟和澳大利亚研究的标注计算,10ppm的二恶烷含量分别可以引致每年每一百万人当中有18人和3人患上癌症;而控方霸王的专家指出,各国监管机构在动物实验上证实致癌,但强调没有证据表示二恶烷对人体致癌,《壹周刊》将标题由“霸王含致癌物”改为“霸王致癌”,以达到煽情和吸引读者的效果。

其次是巨大的赔偿金额。在该案中,霸王总共向《壹周刊》提出高达6.3亿港元的索赔。但《壹周刊》反驳,据估算最终实际盈利损失只有1.6亿元人民币左右。

但最终,香港法院判霸王胜诉并获赔300万港元及八成诉讼费。对此,陈启源表示,将与董事会商量后再决定是否继续进行法律维权。

调整多元化策略

在“二恶烷”事件后,霸王洗发水主业出现了断崖式下滑,更被挤出日化第一梯队的行列。据陈启源表示,出事前霸王洗发水以16.8%的市场份额位列第三,仅次于飘柔和海飞丝。但出事后的整个2010年下半年,霸王洗发水营业额降幅高达63.2%。

为了挽救低迷的业绩,霸王将目光转向了凉茶市场。陈启源坦承,由于对渠道理解的错误,霸王凉茶并没有做到想象中好。

“过去我们认为凉茶跟洗发水的渠道一样,但后来发现其实凉茶在大卖场卖得很少,反而多的是士多店和餐饮渠道。”陈启源说。

据了解,2011年霸王集团在凉茶业务板块销售收入为1.67亿元,但在2012年大幅下滑到1760万元,2013年仅为79万元,亏损达200万元。

为避免继续亏损,2013年7月1日霸王正式叫停凉茶业务。随后,霸王再次启动多元化,先后扩充追风品牌产品线,推出丽涛沐浴露和洗衣液、霸王牙膏以及雪美人护肤品等,但都收效甚微。

记者查阅霸王年报发现,在2010年品牌确立之初,追风品牌占到销售收入的22.6%,后逐年下降,到2015年品牌仅占收入的2.8%,此外丽涛、本草堂等品牌也是类似情况。对此,陈正鹤告诉记者,由于此前团队的变化,一度搁置了本草堂品牌的发展,今年霸王将重新发力护肤市场,此外还将切入母婴领域,推出婴幼儿洗浴及护肤产品。

陈启源表示,未来霸王的多元化策略将紧紧围绕中草药及天然概念,在大日化的范围内挖掘可跟原有渠道共享的类别。

加速渠道转型

据了解,此前霸王基本没有多少经销商,直接跟零售商合作,公司派驻销售人员到一线卖场推销产品。最高峰时,霸王公司的销售人员多达2万人。

这种模式有利也有弊,好处是省下了经销商一层,公司可以以更高的价格入驻卖场,并通过自己的销售团队来大力促销,但这前提是要有足够多的销量,才能具备与卖场对话的条件,而且养得起那么多销售人员。

不过,随着“二恶烷”事件的发生,这种渠道模式一下子成为霸王的负担。“商场有进场费、赞助费、陈列费、促销小姐管理费、茶水费、广告费等,但我们下去发现派出去的4个销售人员,只有一个是在卖霸王的产品,其余3个都被超市征去看其他货架了,我们还要给超市付服装费,还要给销售人员开工资。”陈启源说。

为了降低亏损,霸王从2013年开始进行渠道转型,把销售模式从过去的直营变为经销商承包,同时缩减一线销售人员的数量。

截至去年,霸王总雇员人数进一步减少至1574人,其中促销员从2012年的2551人减少到仅剩930人。同时公司的经营成本也进一步降低,2015年度销售及分销开支较2014年度减少约38%。

“虽然我们已经错过了电商布局的最佳时机,但未来肯定会加大电商方面的投入。”陈正鹤表示,除了天猫旗舰店外,霸王还将陆续进驻天猫超市、1号店、京东、唯品会等分销平台。

而对于坊间流传的霸王要做直销之说,陈启源确认公司正在申请牌照,“现在霸王已经将总部迁移至南沙,以尽快获得直销牌照。”陈启源说。

(编辑:贾红辉,邮箱:jiahh@21jingji.com)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