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智能硬件遇见传统行业:融入而非变革

导读

在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融合过程中,一定是传统企业的知识积累与新科技公司的技术创新相融合。作为一个新玩家,要给整个行业的生态系统创造价值,产品才能成功。任何对商业模式的改变,都有可能因为触动整个产业链的利益而被抵制。

本报记者陈宝亮深圳报道

“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两大行动计划问世时满一年,互联网与传统产业的融合也经历了12个月的争执,这从“互联网+”与“+互联网”的交锋中可见一斑。

以BAT为首的互联网巨头在去年已经发布了“互联网+”战略报告,旨在借助传统行业、政府的数据、资源,并通过互联网高效、便捷、低成本的特性改变传统行业。不过,传统行业并不这样想,他们思考的问题是如何在现有的商业逻辑中发挥互联网工具的价值,很多传统企业巨头提出“+互联网”,以示与互联网巨头相区别。两大观点针锋相对。

但智能硬件企业正在跳出这种争执。2016年4月28日,在深圳举办的“智造2025”产业峰会上,北京亮亮视野科技有限公司CEO吴斐告诉记者:“试图改变传统行业运营模式的做法是有问题的,智能硬件公司需要给传统行业提供增量创新。”亮亮视野是一家提供智能眼镜增强现实产品的创业公司,其产品已经在医疗、电力、物流、制造行业开展应用。

智能硬件的增量创新

2012年,Google发布GoogleGlass,这款产品最终在消费者市场折戟,但却被医疗、物流、制造业广泛关注。2015年初,著名分析机构Gartner发布研究指出:“智能眼镜更应该探索企业级市场,而非把精力消耗在个人市场。”Gartner预计,医疗、物流、仓储、制造行业的现场工作人员都有佩戴智能眼镜的需求,这将在2018年产生69亿美元的市场。

吴斐告诉记者:“最初产品众筹时,就有很多来自医疗、电厂、制造业的研究人员购买了我们的产品。”他举例介绍,“比如医疗领域,外科医生希望通过智能眼镜记录手术过程,用于复盘、沟通、学习交流;电厂则希望将该产品用于设备巡检环节。”吴斐表示,“客户会主动提交需求的场景信息,但要把这些需求信息转化为产品,每个行业都要投入几百个小时的交流、大量的现场调研、行业各个环节的沟通。”

“最初进入电力行业时,我们发现电厂很多设备已经联网了,但员工仍然要拿着纸制的工单系统执行设备的运行、巡检。”在吴斐看来,相比于智能眼镜的自动连接、自动记录,纸制工单系统的繁琐、低效显而易见,但“用智能眼镜取代工单系统”的建议一提出就被电厂方否决了,“工单是确保电厂安全的环节,根本不可能被取代。”

目前,电厂仍然在严格执行“唱单系统”,即员工在工作现场持纸制工单,将工单每个工作环节唱出,完成之后在工单上打钩,看似老旧的工作流程是为了实现电厂对于安全机制的严格要求。这种机制下,电厂几乎不允许工单系统的创新。

“但是电厂需要更有效的信息记录方式,在很多设备都联网的情况下,电厂曾经尝试在巡检、维护环节使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来采集、记录设备运行信息。不过,由于现场员工往往手上会沾上油渍,智能终端运用效果并不理想。”吴斐告诉记者,“我们的智能眼镜后来就进入了巡检环节。”

在“取代工单系统”的建议被否决之后。吴斐开始接触电厂的设备、方案、巡检、招标体系的全面组织机构,“行业本身会传递需求,但我们需要各个环节的玩家告诉我们场景细节,与电厂本身匹配,而且产品完成后还需要借助电厂传统的供应渠道推广。”吴斐举例告诉记者:“比如,我们正在与埃森哲合作,研究医疗行业的深度应用;与IBM尝试电厂项目的合作。”除此之外,作为创业公司,亮亮视野不可能建设自己的销售渠道,也需要借助埃森哲、IBM的销售渠道实现产品的推广以及落地部署。

吴斐认为,“作为一个新玩家,要给整个行业的生态系统创造价值。只有给每一个环节带来增量,产品才能成功。任何对商业模式的改变,都有可能因为触动整个产业链的利益而被抵制。”

变革的被动

“药品监督码”是一个相反教材。

2016年1月1日,国家食药监总局扩大药品电子监管码的范畴,对药品生产企业、零售企业的所有药品实施电子监管,这一政策旨在建设完善的产品可追溯体系。食药监总局委托阿里健康运营药品电子监管网,而阿里巴巴通过药品流通数据为终端用户提供增值服务,并且给药企提供精准营销。

但需要指出,该政策出台打破了药品的生产、物流、零售体系。比如,原本按“每盒”包装、扫码、运输的药品,现在需要细化到“每瓶”,物流配送企业的系统需要改造,且配送效率大幅降低。也正是因此,该政策遭遇企业抵制,仅仅施行两个月就不得不宣布暂停。

此外,据记者了解,阿里、腾讯以及浪潮、神州数码等公司在医疗行业推广的医疗云也全面受阻。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大家倡导的医疗云是打造一个信息开放平台,让医院把患者的挂号、就诊、复诊、处方、抓药等信息可以完全开放到这一平台上,一方面对消费者实现医疗信息透明化,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可以利用这些信息实现精准的数字营销。”

表面来看,这一方案既可以保障消费者权益,又能大幅提高行业效率,但却完全改变了医疗行业的商业模式,互联网公司会很快取代大部分传统环节。上述业内人士介绍:“正是因此,医疗行业普遍抵制这种云平台,全国医疗云真正推广下来的极少,大多停留在网上挂号阶段。”而类似的现象,在政府数据开放、金融行业、交通行业屡见不鲜。

此前,国内某著名医院与国内创业者举行沟通会。参与此次会议的吴斐告诉记者:“当时,该医院副院长就告诉大家,‘如果大家的产品可以给医院创造价值,可以尝试合作;但如果该产品的定位是改变医院,那么几乎没有可能成功’。因为医院的业务、流程、模式都是经过长期的积累沉淀下来的,不可能被互联网公司的‘轻商业模式’所改变。”

“很多互联网公司会关注资本平台、技术平台、流量平台等要素,但往往忽略了资源、知识的支持。”工业4.0俱乐部秘书长杜玉河告诉记者:“在传统行业与互联网的融合过程中,一定是传统企业的知识积累与新科技公司的技术创新相融合。来自这种传统行业的知识平台,也将成为创业者的必备要素。”

(编辑:骆轶琪,邮箱:luoyq@21jingj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