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和网

明星光环下的网球学校越开越多 但靠谱的一家没有

\

贝克尔首家网球学校进驻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李娜亮相了新近上档的体育综艺节目,据称,这对中国体育界最著名的夫妻档录制一天节目的收入高达千万元。听上去,这活比李娜的网球学校要靠谱不少。退役一近两年,李娜完成了人生诸多重要的步骤,却唯独最初退役时信誓旦旦要创办的网球学校,至今连选址都还没有确定。

去年11月亮相WTA珠海站现场时,李娜承认,自己把筹办学校想得太简单了。“网球学校还需要教学,并不是一家很单纯的俱乐部,就是说,我们还要考虑到很多 小朋友上学的问题,这方面困难会比较大一些,”李娜说道,“从退役到现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都在努力,希望网校可以办好,但实际操作时还是有很多问题没 有考虑到。”

事实上,就在李娜的网球学校进展困难之时,国内各种明星冠名的网球学校已经蜂拥而至。

不久前,德国网球名宿鲍里斯·贝克尔来到深圳观澜湖生态体育公园,宣布与观澜湖合作创办其全球第一家网球学校。出生于1967年的贝克尔,是1980和1990年代世界网坛最具影响力的球星之一,职业生涯夺得6个大满贯冠军、49个ATP单打冠军以及15个双打冠军。此外,他还协助德国队两次登顶戴维斯杯。不过,这位早在17岁就扬名温网的网球金童,如今更被人熟知的身份是现世界第一德约科维奇的教练。随着小德在男子网坛的统治地位日益稳固,贝克尔作为教练的名声也越来越响亮。

贝克尔说:“中国网球尤其是中国男子网球还需要更多的支持,还需要培养出更多网球天才,也需要更多有天赋的青少年加入到这项运动中。就像我的徒弟德约科维奇在中网和上海大师赛都赢得很多的冠军,我相信在中国未来也一定能培养更多的男子、女子冠军球员。”

贝克尔口中,他成立网球学校的目的是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挖掘出更多的网球天才。除了合办网球学院,贝克尔还将和观澜湖合办网球系列赛以及网球训练营,让更多的青少年参与这项运动。德国人表示,希望借此机会让自己与中国网球“联姻”。

然而,这样的“联姻”已经不新鲜了。

过去10年,“李娜因素”带动了中国网球市场的持续升温。据中国市场与媒体研究(CMMS)提供的调研数据,2004年中国内地的网球爱好者只有197万人,但到了2010年初,这一数字已经达到1200万人,并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在此背景之下,近两年中国出现越来越多以网坛名宿冠名的网球学校——贝克尔到来之前,卡洛斯、海宁和费雷罗等网坛明星早已来华开办学校。

凭借着与李娜的成功合作,卡洛斯的名声并不亚于中国金花。2010年,阿根廷名帅便加入了北京匠心之轮网球学校,现在他更是成为了这所位于北京东郊网球学校的股东和校长。而这,并不是卡洛斯在中国网球学校市场的首次试水——早在2007年底,卡洛斯曾协助比利时网坛名将海宁创建了第六感网球学校。数年前,第六感网球学校同样涉足中国市场。此外,2014年,前男子网坛世界第一兼法网单打冠军费雷罗,也把自己的网球学院开到了深圳坪山新区。

除了将学校直接落地中国之外,网坛明星们还有其它方式。去年中网期间,西班牙名将纳达尔前来参赛之余,还为自己和叔叔托尼共同开办的网球学校“站台”——西班牙天王组织了一次别开生面的现场授课活动,为100名中国青少年网球学员指导技术动作。而曾经培养出阿加西、桑普拉斯、威廉姆斯姐妹、莎拉波娃等100多名世界冠军的美国尼克网校,也于去年首次来华招生。

可以看到,无论是老牌的尼克网校或是网坛巨星创建的个人学校,都将目光锁定到中国的球员培养上。在接受采访时,他们无一例外地表示,中国网球市场潜力强大,希望这里的年轻人不出国门就可以学到世界顶尖的网球训练课程。

有备受瞩目的明星作为榜样,网校能够吸引一部分年轻人,将其对网球运动的热情变现。这样的国际学校为中国职业体育带来了新的发展空间和模式,为年轻球员带来更多选择。但是,顶着明星光环的网校运作模式在现阶段,并不有效,也正因为如此,带来了一系列“烂尾”网球学校。

早在1998年,前国家男网主教练王越就曾与投资人创办了名噪一时的“中国网球学校”,希望效仿大名鼎鼎的尼克网球学校,打造成冠军摇篮。此前,包括李娜、郑洁、晏紫、孙甜甜、李婷等知名球员在内,都曾长期在此集训。然而,2006年,这家知名网校就倒闭了。王越解释倒闭缘由时说:“我和投资人理念上的差异比较大,因为我是坚持育人的,但投资方有强烈的商业目的,以商业模式进行培养,最后我就离开了。”显然,十年后国内网球教育仍未成熟,它们依然存在着被资本带着走的危险。

与欧美的网球强国相比,中国网球产业仍处于懵懂阶段,网球文化缺乏厚度,网球教学同样相对薄弱。在这样的背景下,网球热吸引国内外资本抢滩中国网球学校市场。但巨大的投入与眼下的产出,却完全无法达到投资者的预期。

匠心之轮董事长丁叮曾透露,学校从2003年创办至2011年间投资超过8000万元。但其收费却绝不是普通的中国家庭、甚至是中产阶级所能承受的。该校早前成立了一个全训班,学校董事长丁叮曾表示:“这个班是以培养职业球员为目标的,不考虑赚钱。”然而,这个不以赚钱为目标的网球班,第一年的学费高达19.7万元,第二年更是涨到了22.7万元,其中仅包括吃住和训练等基本费用,外出比赛等额外活动需要另付款项。据悉,这个班里常年接受训练的中国学员仅有30人左右。

而费雷罗网球学院的学生可以选择“全日训练”或“半天训练半天文化课”的模式,半天班每年的学费是13.99万,而全日训练者的学费达到24.9万。这一价格基本可以代表着国内明星网球学校的行情,基本与海外网球学校持平。海外普通网校的年均学费一般处在20万至30万元人民币之间,不过,这些海外网球学校的教育体系和“性价比”已经相当成熟。除了有总教练之外,每个学员还配有个人教练,学校还有完善的初高中文化课程。一向以收费昂贵著称的尼克网校每年课程训练费约为50万元人民币——但显然,这家培养了莎拉波娃、罗迪克等人的全球名校与国内初步发展的网校不具备可比性。

自李娜退役开始,“李娜网球学校”受到外界的密切关注。然而,现阶段的一系列明星网球学校已经证明了,国内网球教育薄弱和资本不断涌入的冲突让这些网球学校的发展模式走入了畸形的方向。单靠巨星光环和资本的投入,职业网球之路还是需要具备诸多条件和因素:专业的学校机制、适合中国青少年的教育体系、配备高水平的赛事训练、适当降低入学门槛,缺一不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