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税 财政 税收 人物 名品 名表 珠宝 收藏 会所 游艇 财务 国际 国内 教育 移民 车界 财经 产经 金融 财富 旅行 高端 自驾 酒店 科技 探索 理财 资讯 机构 中介 社会 体育 理财 天和文化 天和旅游 天和科技 天河猎财

手机版

当前页面:天和网 > 财富 > 正文

关于诺亚财富的连环劫

2019-07-11 08:46 来源:未知 热度: 0 /
关于诺亚财富的连环劫

诺亚财富和京东一场互撕,揭开了第三方理财机构的面纱,露出其凶险的一面。

他们用比银行理财更高的收益吸引客户,却无法做到比银行更严密地监控风险;他们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把理财顾问和资产管理两个身份无缝衔接,将风险隐在暗处。

爆雷不是从事金融业的宿命,但确是诺亚财富等“冒险家”的宿命。

01

诺亚财富的宿命

“商界木兰”罗静被刑拘,留下一个至少34亿元的烂摊子,在资本市场引发“连环炸”,第三方理财巨头诺亚财富和京东因此撕了起来。

导火索是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的一封内部信。她表示,诺亚财富旗下一支基金为港股承兴国际控股(02662.HK)相关方提供了本金总额约34亿元的供应链融资。承兴国际控股实控人罗静当前因涉嫌欺诈被刑拘,该基金投资出现风险。信中提到,上述融资是基于承兴国际相关方对京东的应收账款。

京东立即回应称,承兴国际涉嫌伪造与京东的供应链融资业务合同,公司已报案。但诺亚似乎一定要拉上京东,公开表示京东与承兴国际存在大量长期交易,歌斐资产已经对承兴国际和京东提起诉讼。

上述消息引起京东激烈反弹,连发声明回怼,并尖锐地指出:“上海歌斐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被诈骗的过程中至始至终没有通过任何方式向京东进行合同真实性的验证,暴露了其自身在合规和风险管控上存在重大缺陷。”最后,京东更是直言歌斐“试图通过混淆视听一味推卸责任”。

中阅资本总经理孙建波表示,早在今年3月,曾有中介将上述承兴国际相关方融资项目介绍给他。“我们当时坚持按照我们的要求做好‘核保核签’,但对方就说做不到,做不到我们就不做了。”

在前述内部信中,汪静波试图从宏观角度解释诺亚的又一次踩雷:“当经济下行,抵押品衰竭,资本品价格不再上涨的时候,暴雷的会越来越多。”她进一步总结:“宏观市场当前处于信用周期的末端,这可能也是从事金融业无法反抗的宿命。”

上述观点的原作者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赵建却认为,诺亚踩雷无关宏观经济形势,“这就是合规问题”。他认为,优质资产优先被大银行、大券商等实力雄厚的机构拿走,留给三方理财机构的只剩下非标准化、高风险的资产,出问题是迟早的事。

02

财富狂奔

时间拉回到2003年,湘财证券建立了国内证券公司第一个私人银行部诺亚财富管理中心,为高端私人客户提供财富管理服务,汪静波任总经理。2005年,汪静波带领团队出走,正式创立独立第三方理财机构诺亚财富。

诺亚财富的主营业务是向高净值人群分销理财产品,并从中收取一次性佣金和部分经常性服务费。作为独立第三方,诺亚财富分销的全部理财产品均来自信托公司、基金公司等第三方供应商。

汪静波和她的诺亚财富赶上了好时候。2008年,“四万亿救市计划”出台,实际上开启了一轮长达数年的货币宽松进程,包括三方理财和P2P平台在内各类金融机构在此期间赚得盆满钵满,而诺亚财富是其中的佼佼者。

2007年—2009年,诺亚财富注册客户从3089个增长至12353个,复合增长率为99.98%;营收规模从320万美元增长至1460万美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3.6%。截至2010年6月末,诺亚财富累计分销理财产品规模已经超过155亿元。

2010年11月,汪静波在纽交所敲钟,诺亚财富成为三方理财机构第一股。

彼时,诺亚财富本质上是一个金融产品分销商,其客户表面上是所谓高净值人群,实际上却是各类理财产品的供应商,因为分销佣金来自后者。2010年,公司将近8成收入来自分销产品的一次性佣金。

分销渠道核心竞争力是销售,门槛低、竞争激烈、利润率也不高,一次性佣金收入前景不明。

于是,上市的同时,汪静波给二级市场投资者们带来了一个礼物——歌斐资产管理公司。

歌斐资产以母基金为产品主线,业务范围涵盖私募股权投资、房地产基金投资、公开市场投资等,并通过收取经常性服务费(基金管理费等)获利。如此一来,上市公司可以通过资产管理业务持续获取收入,弥补分销业务的短板。

诺亚财富分销的金融产品中,相当部分来自歌斐资产管理公司。这就产生了一个道德风险——自产自销。面对自家理财产品时,诺亚财富还能够像对待别家供应商那样严格吗?

背靠诺亚财富,又赶上了中国经济最后一段高速发展期,歌斐资产的管理规模迅速膨胀起来,当前资产管理规模已经超过1700亿元。

赵建表示,一个金融机构里面,三分之二的资源应该配置到风控上,但这么干会导致成本上升、收益率下降,不能实现快速的业务发展。

诺亚财富选择了将主要资源配置在销售端,负责销售的客户经理团队急剧膨胀,从2016年的1169人,增加到2018年的1583人。

无论孙建波还是赵建,都认为“汪静波是想做好这件事情”,但歌斐资产的快速壮大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很多事情已经由不得她。

天和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章及图片来自网络,如涉及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相关热词搜索:

频道总排行

热门讨论